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1 Takol | 分類: | 2016-10-08 11:50:14

離開網路遊戲店後,走在馬路上,儘管我知道在這個港口城市裡不太可能會遇見熟人,但心中卻一直隱隱地覺得所有路人都在看我,懷疑我其實不是我。怎麼說呢?這種心理感覺很異樣,很怕面貌上的整容哪裡不對勁,一下子就會被某人看穿。

《氣》20 Takol | 分類: | 2016-10-04 22:19:08

轉過街角,小萼說前方再過一個路口就是殯儀館,一些家中有喪事的民眾陸續進出,兩個警察站在出入口指揮交通,吹著口哨催促駕駛人立刻將違規暫停車輛開走。一群看來很像流氓的壯漢擁著一位年紀很老的男人走出來。小萼停下腳步,低聲說:「他是法醫,看來屍體鑑定剛結束。」

《氣》19 Takol | 分類: | 2016-10-03 21:33:15

手機拿起又放下,沒有行動網路的手機等於廢物,連想要打電話到公司請假也沒辦法。小萼到哪裡去了?我在房間內翻找,除了儲備用具之外,房間裡沒留下任何和小萼相關的物事。打開浴室門,很怕會看到血濺滿地的恐怖場景忽然暴露在眼前,幸好沒有如此誇張。馬桶,臉盆,恰如其分地擺在該擺的位置。

《氣》18 Takol | 分類: | 2016-10-02 10:50:20

小萼摀著嘴,眼睛瞪得老大,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芫兒躺在牆角,臉神安詳地好像只是睡著一樣,但是我心中知道她已經死了。王佑迦用力壓著腹部,滿頭大汗,手掌和腹部之間緩緩溢出鮮紅色的血液,他也快要死了。我上前兩步打算安撫小萼,小萼一掌把我推開,氣急敗壞地指著我,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害死了芫兒,害死了王佑迦。小萼哭著跑開,我待要追,回頭看看危殆的王佑迦,又看看小萼的背影,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氣》17 Takol | 分類: | 2016-10-01 22:26:17

小萼放下馬克杯,心事憧憧地沉著臉望向窗外,儘管那裡一片黝黑,什麼也看不見。我的心中充滿了疑問,但曉得以小萼的個性,如果她不願意說,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會說,只好耐心等待。過了幾分鐘,小萼嘆口氣回過臉來看著我,眼神裡保持一片清澈,但她的眼角不會說謊,我知道她有事情瞞著我,不願意讓我知道。

《氣》16 Takol | 分類: | 2016-09-30 10:38:09

小萼領著我竄過連續六七株大樹,直到脫離民宅可見範圍,這才躍下樹椏,往市區方向走去。我趕上兩步低聲問:「怎麼不騎摩托車?」小萼頭也不回地說:「那輛摩托車目標太顯著,不能騎了。」

《氣》15 Takol | 分類: | 2016-09-28 20:46:45

走出樓下大門,小萼逕直走向一輛重型摩托車,從油箱網袋裡掏出一頂輕便型安全帽拋給我,拍拍機車後座,示意我上車。喂,有沒有搞錯,讓我給女孩子載。我猶豫片刻,可是一來我不知道目的地何在,二來老實說我只會騎戲稱為小綿羊的無檔機車,這種打檔的500CC重型摩托車我不但沒有駕照,而且還真的不知道該要怎麼駕駛。嘆口氣,無所謂,怎樣都好。

《氣》14 Takol | 分類: | 2016-09-28 10:45:38

工作一整天,忙碌地與客戶聯繫,好不容易掛斷最後一通電話,檢查了今天的工作進度,應該已經達成經理制定的目標,該回家了。我的工作很無趣,依照排定的客戶名單逐一打電話去確認客戶購買我們公司產品的意願,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結果都是被拒絕。我就搞不懂在這個網路盛行的時代,怎麼還會有人堅守打電話聯絡客戶這種八十年代以來的銷售方式,就是要客戶親口說出不願意這個答案才肯放棄?

《氣》13 Takol | 分類: | 2016-09-26 13:31:16

回到家,打開燈,我摀著臉坐倒在沙發中。從下午直到晚上,我自覺始終處於心理弔詭的狀態當中。對芫兒的不敬與意圖,讓我充滿了罪惡感,但這種罪惡感又同時帶來更深一層的刺激,讓我益加興奮,然後又因為這興奮而感到罪惡⋯⋯

《氣》12 Takol | 分類: | 2016-09-24 21:15:43

芫兒將脫下的衣物折疊好放在牆角的桌上,穿著底褲上身赤裸地轉過身面向我,我強自鎮定地趕忙也褪下外衣站好,心中滿是尷尬。這幾個月來,平常和芫兒在練功之餘說笑談天,雙方交情很好,相信彼此都視對方為朋友。無關男女之情的朋友。今日裸裎相對,忽然將異性朋友之間不可說的那道底線撕開,逼得彼此用非關朋友情誼而是純粹男女性別的角度來看對方,有些刺激,但又有些慌張。慌的是,深怕好不容易經營有成的朋友關係就此變質,實屬可惜。慌的是,會不會只有我自己帶著慾念這麼面對芫兒,真是無禮。慌的是,若是她⋯⋯不,不會的,是我多想了。

3 / 210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