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0 Takol | 分類: | 2016-10-04 22:19:08

轉過街角,小萼說前方再過一個路口就是殯儀館,一些家中有喪事的民眾陸續進出,兩個警察站在出入口指揮交通,吹著口哨催促駕駛人立刻將違規暫停車輛開走。一群看來很像流氓的壯漢擁著一位年紀很老的男人走出來。小萼停下腳步,低聲說:「他是法醫,看來屍體鑑定剛結束。」

「旁邊那群是警察?」

小萼遠遠端詳了片刻。「有警察,也有黑道。」

「警察怎麼會和黑道走在一塊兒。」

「沒有了黑道搶地盤,提供線索,治安會更亂,警察更難當。」

我點點頭。「魚幫水,水幫魚。」

法醫坐上一輛黑頭轎車,圍著他的壯漢多數都舉起手招呼道別,甚至有人恭敬地鞠躬送行。看來這位法醫人脈不錯,在黑白兩道都頗有身份地位。

我問小萼:「你知道這間殯儀館刑事案件的遺體會冰凍在哪裡嗎?」

小萼搖頭。「這間殯儀館我不熟,但是不難找,只是大白天的不容易避開旁人。」

「那麼,現在怎麼辦?」

「⋯⋯你不應該出現在顯眼處,這個時候你最好和我一起到南部去躲幾天。」

「不,我一定得搞清楚芫兒他們的去向。」

「非得親眼所見才相信?」

「那倒未必。只是不前去查證,總是不能就此確認另外那兩位死者是不是王佑伽和芫兒。」

「如果不問死人,問活人呢?」

「你是說⋯⋯」

小萼注視著老法醫的座車開過我倆身邊,撇頭看我。「我知道這個法醫的辦公室在哪裡,直接去找他聊一聊如何。」

「他會說嗎?我知道偵辦中的案件是不會對外透露細節,況且你我要用什麼身份去見他呢?」

「聽說現在網路新興媒體很多。」

我露出笑容。「人人都是八卦狗仔,個個都是爆料記者。」

「沒這麼誇張,不過耐著性子和老先生磨,總會得到想要的答案。」

「還有一個問題。既然你說我的樣子不該露臉,登門造訪法醫會不會惹上麻煩?」

「難道你還會怕惹麻煩嗎?」

我嘻嘻一笑。「你快教我怎麼改變外貌吧。」

「一時三刻你學不會的。跟我來。」

小萼回頭領著我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大約過了兩個街口,左轉,又一個街口後跨越馬路對面,進入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網路遊戲店。我莫名其妙地跟著小萼,和看守店門的小弟租了一間電腦包廂,走進剛好容納得下兩個人的座位,拉上厚厚的黑色布簾。小萼要我再等一會兒,閃身出了包廂,我猜想她大概是要去化妝室,沒一會兒小萼回來,將布簾嚴嚴密合,緊挨著我坐下。

這種廉價電腦遊戲包廂感覺起來很雜亂,用來掩蓋菸味的便宜香水味十分嗆鼻,二十七吋的電腦螢幕佔據了整間包廂正面的牆壁,桌上的遊戲專用鍵盤,每一顆按鍵都有獨立LED燈閃閃發光,看起來充滿高科技感。我在這個不熟悉的地方有點坐立不安,但小萼似乎毫不在意,從腋下拿出一個化妝包,放在桌上。

「你來過這家店?」我問。

「有東西藏在女生化妝室裡,需要的時候就過來。」

「就是這包東西?」我打開桌上的化妝包翻看,裡面都是一些女孩子的化妝用品,瓶瓶罐罐的,還有幾張面膜,這要做什麼用?

小萼打了一下我的手背,將化妝包裡的東西小心翼翼地掏出來,在略顯擁擠的電腦桌上排好。我饒有趣味地看著小萼變把戲,她這裡扭開一瓶液體,那裡拉開一個拉鍊,都準備妥了這才轉過上半身來凝視著我。

「看什麼?」我問。

「看你。」

咦,這不是沒多久前我才說過的台詞嗎?「有什麼好看。」

小萼臉上一紅,沒再接話下去。用小刷子沾了一些瓶子裡的液體,開始塗抹我的臉。我頓時明白了,小萼是在幫我『易容』。

小萼一邊幫我化妝整型,一邊簡單地解釋,如何利用膠水或鬆弛劑來改變臉部特徵。以生物辨識的角度而言,瞳孔虹膜等比較個人化特定的生物特徵,不是在有限時間內,和利用簡單的藥劑就能瞞得過高科技機器。但一般人在看另外一個人的臉孔時,多半是以眼眉的間隔、角度,鼻樑寬高,鼻頭翻角和鼻翼寬窄,人中深淺、長度,唇角抑揚等較為明顯但細微的差異,來分辨熟人。這時候易容術就能夠騙過大部分的人。

有些人對此特別敏感,可以在差異非常小的情況下辨認不同臉孔,有的人則非常遲鈍,持續看超過二十張不同的人拍攝的上半身證件照片後,就會產生臉盲的狀況,無法再繼續正確地辨別人臉。多年來科學家已經證實,少數人患有嚴重的人臉辨識障礙這類腦神經繫結症狀,看著人類的臉孔,他們只能看到一個個獨立存在的五官,完全無法將眼睛鼻子等器官聯合起來,作為辨認熟人的參考資訊。

小萼不久前在路上瞬間改變臉孔特徵,讓我吃了一驚,採行就是這樣的原理。利用運氣暫時性壓抑並改變細微的皮下組織和微肌肉節理,就能夠將眼角上吊,或讓法令紋加深等,令他人認不出原本的面貌。雖然小萼向我解釋了其中的道理,但可惜沒有時間練習,尤其我不熟悉這類精密的氣行控制,當有情緒波動時,往往會忘記運氣而失去效果,反倒不妥。所以改採外力易容,準備工夫較多,但至少一定時間內可以持續效果。

小萼細細地在我臉上拉扯沾黏,時不時用雙手揉壓著我的五官肌膚,她的一張秀臉離得我好近,淺淺的鼻息就直接噴在我臉上,我可以一直聞到小萼的體香完全環繞著我整個人。

小萼忽然一把將我推遠。「你別亂來。」

「什麼?」我趕緊裝傻,其實我的確動過念頭,想要伸手抱住小萼那柔弱的細腰。

小萼臉上一紅,顧左右而言他。「就快要好了,再忍一下子。」

「好累,休息一下吧。」

「不行,得趁藥水還沒失效前施壓定形,否則又要重來。」

我指著鼻尖。「這裡好癢,幫我抓一下。」

「你真的很煩。」小萼還是用指甲在我鼻頭摳了兩下。

「還癢呢。」

「忍著,快好了。」

我不再說話,趁著小萼專心工作,暫時無法從我眼前逃避,大剌剌地,很賴皮地用眼睛四下亂轉,仔細盯視小萼的軒眉、月牙眼、巧耳、俏鼻、紅唇、皓齒。我驚嘆,小萼的臉上沒有一處地方不美,每一個小角落都充滿了上帝的奇蹟,每一個五官的自然曲線都再也不能有更好的詮釋方式。

小萼咬緊下唇,下眼袋微微地浮起,在我臉上瞎攪和了幾分鐘,這才放下小刷子,在我頭上用指節重重敲了一下,說:「完成了。」

我終於能夠深吸一大口氣再呼出。快要憋死我了,心跳快得我差點暈過去。

「你看看。」小萼從化妝包裡拿出一面小鏡子,讓我瞧瞧自己變成什麼模樣。

「不像我。」

小萼噗哧笑了出來。「手藝還不錯吧。」

「煮麵的手藝也這麼棒,那就好了。」

「為什麼要煮麵?」

「我喜歡吃麵條,一輩子吃你煮的麵也吃不膩。」

小萼又把我推開,扭過身子去收拾起桌上的瓶罐。我從她髮絲間露出的縫隙偷窺,她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肆 加上 捌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