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夏日的風呀(中)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7-05-25 16:38:08

班上有對調皮搗蛋的雙胞胎男生,文傑還算講理,文雄就很愛欺負女生。他們平常雖然不太理會我,但偶爾排擠一下,找機會嘲笑一下,總也讓我滿臉通紅難堪不已。阿富出面助我解圍,因為和我座位接近,加上小惠的關連,漸漸地成為知交。我們兩人加上另外一位很愛開玩笑的小武,自此變成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三劍客。

我們三劍客以成績較好的阿富為首,與班上另位個頭比較矮的男生領袖互成犄角,彼此較勁。但因為阿富與班上由佳嵐班長領軍的優秀女生群關係比較親近,所以論及風光體面,總是我們略勝一籌。我很高興終於能夠加入小團體之列,避免了沒有朋友的孤獨時光,因此與阿富小武感情越來越好,上課下課都走在一起,就連上廁所都得忍尿然後約好一起前往。

我的運動細胞不佳,小武疲懶成性也不肯好好活動,只有阿富撐起女生眼中偶像男子的標準形象,無論課業成績或是體育比賽,都表現優異過人。我和小武平常扮作阿富的隨扈跟從,偶爾也因為愛屋及烏的關係,會有好成績女生肯堪憐垂青與我們說話,總也讓我內心裡偷喜半天。漸漸地,因為我三八嘴甜不講究矜持,也因為我沒有什麼好男生的形象需要維護,在女生圈裡逐漸有了一幫朋友,擁有男生群們少見的立足發話權利。到最後,甚至只有我能夠介於男生群和女生群當中,作為青澀少年溝通傳話的橋樑,角色非常巧妙。

六年級以後,小惠因為家裡移民的關係要搬去美國。我紅著眼睛陪著小惠趴在桌上哭泣,身旁圍著好成績女生群,大家都是裙帶交,所以難過不捨自是難免。小惠終於離開了學校。我始終都難以忘懷,某次在走廊上和其他男同學推打時撞到小惠身上,右手不小心摸到她甫發育的胸部,掌心裡軟綿綿的觸感。

此後不多久,發生了我和阿富之間的誤解事件。我以為他因故討厭我,噙淚仰首漫步獨觀教室後方的公告欄,好成績女生群的成員紛紛前來安慰,讓我獲取不少同情票,以致女生緣日趨旺盛。但我這時突然離棄了好成績女生群,轉而接近班上那些成績不好,平常表現不起眼的一眾平凡女生,藉由與她們頻繁且熟絡的交往,甚至口不擇言地彼此互稱哈妮,奸巧地刺激到好成績女生群的弔詭心態,反倒與這些女生關係更為緊密。我這女生群中唯一可以公開代言的姊妹交地位,自此無人能夠替代。

現在回想,小學六年級的我已經非常懂得如何運用女性忌妒心理。愈是和我後方也是轉學來的圓潤豐滿的女生親暱戲耍,趁上課時老師不備細聲低語玩著 10x10 賓果盤,好成績女生群愈是瘋狂地要利用下課時間找我講話聊天。愈是和那位長相平庸留著長直髮的女生交好,假日去她和平東路高架橋下方的家裡遊玩,好成績女生群愈是主動約我去某某家裡參加生日會。

到了小學畢業前夕,我既不靠優異的成績才能,又不靠陽光青春的體育表現,在無論是好成績的或平庸凡俗的女生群中,都建立了超凡無敵的「好朋友」地位。可是,在班上我始終有個人影無法鼓起勇氣面對,甚至不敢側視她的剪影。我平日裡悠游於眾女生群中,其實只是為了能夠有機會與她接近,就算不敢和她交談,但只要能夠和在女生堆裡圍著她,也是我畢生之幸。

» 夏日的風呀(上)

» 夏日的風呀(下)

Re:夏日的風呀(中) @PPLE | 2007-05-25 18:00:42

好奸詐,才小六就這麼有心機唷你。嘖嘖嘖。

Re:夏日的風呀(中) vluse04 | 2007-05-25 21:04:52

你早熟啊,真早!

Re:夏日的風呀(中) Takol | 2007-05-26 14:51:57

to @PPLE,

當男人只剩下一張嘴的時候,這也沒啥值得驕傲的。

to 維琪大姊,

是懵懂啦,對於男女之間的關係,說懂也不真的懂,說不懂嘛,倒也遊刃有餘就是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貳 加上 壹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