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夏日的風呀(下)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7-05-26 15:49:50

佳嵐班長是好成績女生群眾星拱月的中心,也是男生們欽慕目光的焦點。這種角色其實扮演得很吃力,不但課業成績得要兢兢業業保持優異,與同學的交往也得十分謹慎,免得需要秉公處理班務時被私交影響判斷有失公允。佳嵐班長因此不太說話,北方人的明亮臉孔,有著皎潔分明的鈿黑瞳孔,臉上總是掛著微笑。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用髮箍順在肩後,或綁公主頭莊重又不失青春。與人說話習慣輕聲細語,遇到開心的事情抿著嘴用眼神顯露出收斂的笑意。我課餘午休,雖然老是耍寶逗笑,誇張地與同學大聲閒聊,但眼角卻時時刻刻都在追隨佳嵐班長的狐步,跟著她移到教室前方講台,檢查點名本的日期,跟著她移到教室後方布告欄,翻閱美術作品展覽,跟著她移到走廊盡頭,清洗吃過的便當,跟著她移到教務處走廊,幫老師搬運輔導教材。

我很清楚,憑我這種後段成績,和異於一般同學才小學五年級起就帶著厚重近視眼鏡的可笑外貌,根本不能吸引佳嵐班長的注意。幸好我口才便給,每次班上舉辦名為聯誼會的歡樂團聚,都有我上台表演的節目。不是用尚未轉音前的細嗓唱「楓林小橋」,要不就是模仿老師教課情境,臨場發揮編劇才能表演單口相聲。我愈是博得許多人的歡笑和掌聲,內心裡就愈是焦慮這樣的表演好似小丑,在佳嵐班長心目中形象趨負難扳。可若不爭取機會將自己擺在她面前亮相,又深怕她嬌寵如同堡壘高處的公主,不知池塘爛泥裡有我這隻青蛙猛睜雙眼聚焦凝視她秀髮飄過時尾稍劃出的弧線。

一直到小學六年級最後一次月考結束,我始終沒能和佳嵐班長好好的面對面講過一次話。畢業前夕,約莫是五月底六月初的季節,夏日的高溫已經悄悄降臨台北市盆地。校園裡高矗的大樹鳴滿了蟬,敞開的鋁窗外新生南路車水馬龍的塵埃漫漫飄進教室,在西曬耀眼的陽光中閃爍發光。

班導師催促我們每個人都得幫忙計算全年總分累計,然後一一排隊上前與老師申報核對成績。我算妥了自己的成績,無聊地轉身和座位後方的胖哈妮互開玩笑。扭頭之際,突然發現坐在隔著一個走道斜後方的佳嵐班長,不知道為何直盯盯地看著我發呆。我愣了愣,趕緊坐正身體,心臟砰咚砰咚地狂跳。未幾,假藉拿橡皮擦給胖哈妮,順勢又偷看了一眼佳嵐班長。她還在看我!她幹嘛看我?她看的是我嗎?

鼓起勇氣,我第三度扭頭去看佳嵐班長究竟意欲何為,她仍然在那兒定定地看著我,眼中流露出一種我至今都無解的神情。我心想,要看就來看,誰怕誰?於是也大膽地、死死地看著她,看著我兩年來心目中暗戀的對象,佳嵐班長。兩個人不知道互望了多久,可能只有五秒鐘,也可能過了五輩子,眼前一陣暈眩黑饜,隔在我和她兩岸之間的走道排起了準備向老師申報成績的人龍。

我無奈地收回了滿心期待的熱火赤焰,還有自認為炯炯有神的超迷人深邃目光,闔起微刺的雙眼,心中緩緩地嘗試釐清一個接著一個的問號。佳嵐班長究竟是真的在看我,還是看我背後鋁窗外的風景?佳嵐班長如果的確是在看我,是因為畢業離別在即,所以要將我這人的印象深深刻畫在她心坎中嗎?她如此大膽地直視我,不怕別人發現嗎?她現在還在看我嗎?我要再次回頭去看她嗎?她接下來會來找我說話嗎?我要和她說什麼?她喜歡我嗎?我...

在走道上排隊的同學漸漸往前挪動行列,橫亙在佳嵐班長與我之間的竹簾也終於收攏,露出月夜清涼的下弦彎勾,松枝搖曳,大蛙在遠處池塘咯唱,我撥開池邊拂面的蘆葦,探腳往塘中踏去,卻不小心踩入淺灘,碎裂了一整個無聲的皓潔。猛一抬頭,佳嵐班長仍在微笑地看我,我與她對望了幾眼,終於毅然地拋開她的羈絆,在心底割下第一滴屬於男兒青春的血淚。

臨著馬路邊上的鋁窗狂妄地吹進來一陣夏日的風,我趕緊伸掌壓住作業簿的封面。這風兒呀忒調皮,亂了我的心。

» 夏日的風呀(上)

» 夏日的風呀(中)

Re:夏日的風呀(下) 墨綠 | 2007-05-27 09:30:21

夏日的風呀,輕得連衣角都掀不起……

好……可爾必思

Re:夏日的風呀(下) Takol | 2007-05-27 10:39:24

to 墨綠,

是「百事可樂」啦,每個人的小學畢業紀念冊上都馬這樣簽署。

Re:夏日的風呀(下) vluse04 | 2007-05-28 05:47:26

我們的小學畢業紀念冊,都會寫”勿忘影中人”咧。

這也算是代溝啦。

不知現在流行寫什麼了?

Re:夏日的風呀(下) Takol | 2007-05-29 05:24:29

to 維琪大姊,

改天來問問看外甥,瞧瞧他們現在都寫些什麼。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肆 加上 參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