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複姓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7-03-22 14:43:31

初中時看完幾冊金庸的作品後,立志開始寫武俠小說,那個時候,如果書中人物能冠上複姓,像是司馬、上官、公孫等等,就感覺起來很像是古代人。後來升上初三,老爸老媽下達「禁武令」,所有金庸小說全部沒收藏到櫥櫃鎖起來,還三不五十過來翻我的抽屜,把我省吃撿用買來的一刀刀稿紙順便「借用」去,免得我耗費讀書時間在寫自己的小說上面。不打緊兒,我可以寫在空白的作業簿上,老媽總不成把我整個書包書櫃都翻遍吧。

到了後來,查緝日緊,警備總部聯手盯哨,我除了上學期間可以放任心思在江湖上東南西北地打轉外,仁愛路三段的住家已被白色恐怖佔據,怎樣也偷藏不了一絲有關武俠小說的事物了。

某次翻查字典的時候,突然被映眼的一個少見複姓「公羊」的解釋所吸引。喔,原來這也是複姓呀,當即抄錄到一本唯一貼身收藏還沒被抄家的撰稿筆記當中(封面當然還是個週記簿),以便日後可以納入到我的小說裡頭去。接著好奇字典當中還有多少複姓可茲利用,於是開始一頁頁翻查國語字典,慢慢看,細細瞧,就怕錯過那蠅頭小字的注釋漏抄了一個複姓。通本國語字典翻完,收錄的複姓大概已經上百(詳細數字忘了),這還不過癮,搬出家裡十公分厚十六開本的辭海,又從頭開始翻查抄錄複姓。這可是個超級辛苦的工作,每晚不但要準備第二天的小考月考隨堂考模擬考,還要強撐住睏盹的眼皮埋首在辭海當中 Scan 每個字辭的解釋文字。

辭海還沒翻完,高中聯考就結束了。

我順利考上第一志願建中,禁武令解嚴消逝,奇怪的是一旦限制與壓力不再之後,當初那種為了武俠小說與家人奮戰的情緒也就忘光光,不管是看金庸或是寫自己的小說,都有點提不起勁來。事後想想,這應該是青春期的反抗情節,愈是不准做的事情愈想要無厘頭地一股腦兒衝過去。

在現在僅存的記憶中,當時那本辭海已經被我翻到約五分之四的厚度,隨著字典後半本的文字筆畫漸繁,出現複姓的機率就低落到翻遍數十頁都難得找到一只。因此這個其實很可笑沒啥意義的查複姓作業,不算十分完全地就此告終。

後來那本抄錄複姓的週記簿不知道被我塞到哪裡去,也許隨著清掃書櫃而被夾在廢紙裡扔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忘記在高中聯考倒數計時一百天的那夜,我用偷藏在抽屜夾縫裡的稿紙寫下考前最後一篇潸淚散文,名約「百日雜感」。文末感嘆自己除了手邊的幾項才藝,如刻印(金石工藝)、查複姓(這也算才藝嗎?)、寫武俠小說,似乎讀書和考試徹底地挖空了人格分裂為五個角色的我。

Re:複姓 小賤健 | 2007-03-22 19:22:14

哈哈哈,這實在是感同身受啊。

國高中,某次大考前夕,偷看小說被老媽抓包,當然免不了被大肆數落了一番Y_Y 後來,更是把我的80多集大全套通通送人、或還丟垃垃場orz

只是,我不是練武俠小說,而是瘋倪匡科幻小說,噗哈哈。

PS:後來,雖然書沒再買回來,但卻弄到全套電子書,並存在 PDA 裡,以備不時之需,嘿嘿。

Re:複姓 Takol | 2007-03-23 01:20:44

我現在還有幾本散軼的遠景版金庸喔,只是現在沒有了蒐集熱,倒也沒想要再去舊書攤補齊。倪匡的小說也是通讀,但多半是從租書店取貨,相較於金庸可以一讀再讀三讀四讀重頭溫習再來一次而言,儘管金庸小說價格較貴但投資報酬率兩者卻有極大的差距。

又,看電子書和翻紙本印刷,仍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微妙不同。鼻子聞著書頁的味道,就感覺在「看書」。

Re:複姓 杜生之 | 2007-03-24 02:25:47

我從來沒有瘋迷小說的時期,只有小學的時候三更半夜偷看科普漫畫。

連漫畫都要科普,真心酸啊。

Re:複姓 Takol | 2007-03-25 05:42:02

為何我看的漫畫以18禁的少年漫畫為大宗呢?最恨那些為通過審查加上去的手繪肩帶.... 可惜那個年代沒有立可白。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參 加上 貳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