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Takol | 分類:辦公室文化 | 2017-07-11 05:49:07

設定手機上的郵件程式,讓工作上的兩個電子郵件信箱收到新郵件時,不再立即通知我。

從2012下半年開始,我開始涉入目前工作的產品,從孤身打造,到招募人選建立團隊,到不停出差憑著一口爛英文到處向客戶介紹產品,到四下與各國有機會合作的協力廠商洽談雙贏商機,到內部管理改善工作流程。親身親為,日夜不懈。忙碌了幾年,愈加感到憑藉我這半路出家的一介玩家,似乎真的是難以勝任這個集各類角色於一身的職務。

尤其今年初以來,工作壓力逐日加重,每一天(含週六週日,國定假日)睡前最後一件事,都是檢查信箱看看有沒有重大事件需要立即處理,隔日睡醒後還寤寐在床,第一件事也是打開手機檢查有沒有突發事件在我睡著期間於全球其他時區內傳來消息。儘管是假日、節日,甚或是飛到峇里島休假,因著我是產品研發主管,所有從上司、公司內部、客戶、合作夥伴的需求與意見,我都得立即處理。雖然實際工作項目可以交辦給工程師處理,但操心比起操力,更為教人打心底感到勞累。

隨著我日漸窘迫,公司也感到如此似乎不妥,將關乎到公司重要營收來源的產品研發全部押注於一個人身上,風險說起來也頗高。萬一這傢伙兩手一拍不幹了呢?要是他做出錯誤決策導致研發方向錯誤了呢?是否有其他不同的選擇,或備援方案可以嘗試呢?於是在我主動建議下,公司逐步培養另位研發主管,讓他參與重要會議,並試著將部分工作內容平移予另位主管負責。

這是正確的決定,也是對公司來說最佳的作為,儘管從我身上拔除了權力,但我始終以為,就像是這幾年來我致力於讓團隊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不可取代的,我自己也不可以成為僅剩的那個唯一。我儘量抽離自私的情緒,讓自己站在更高的立場評估此事,然後我就釋懷,從旁協助管理工作移轉乙事。

然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從天空緩緩飄落下來。

與各國同事共事,尤其是美國同事,工作中產生不同見解,彼此爭論意見是很常見的事情,我也從不吝嗇於提出看法,寫長信辯解立場。某次由上司那邊傳來完全沒道理的命令,而我多次反映討論都無能改變決定時,氣憤填膺,徹夜難眠,我終於知道,該是讓出最後那一點管理角色的時間到來了。

趁著某次內部管理會議,我建議上司將先前仍由我擔任的團隊領導者角色完全移轉予另位主管,大家都講妥之後,我就卸任了。或許是因為台灣公司加上美國公司的所有人,都以為我計畫要離職,自從內外宣布角色移轉之後的隔日起,我就限入某種很奇怪的氛圍。若是拿歷史演義來說,有點像是太上皇,又像是被廢黜為庶人的王公,大家都仍尊敬我,但看我的眼神,帶著尷尬,有著不解,含著蔑視。或許這些感觸都不是來自於他人的眼光,而是從我看他人的視角映射出自己的內心想法。

總之,責任隨著角色移轉了,經過兩個禮拜的適應,現在的我再也不需要為了錯過午夜零時的線上會議而自惱道歉,也不需要為了某某版本某某功能被客戶測試出臭蟲感到因羞而怒,更不需要隨時注意手機上的新郵件發生什麼事。我只需要上班時間處理公事即可,下了班,就是下班。放假在家,我更能沈迷於娛樂節目,或是徹底放鬆休息。

休了工作,休了這幾年來從未真正卸下的責任,我終於能夠開始享受自己的人生。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壹 加上 壹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