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澎湖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7-06-17 08:07:34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澎湖,是在大三升大四的那個暑假。

暑假屆期前,班上老師和同學就在邀約開學前要去澎湖遊玩。我當時和初戀女友正在吵架冷戰,加上按照往例暑假都得去建築師事務所實習,因此謝卻了同學的邀請(事實上也沒人來問我)。在事務所每天窩在冷氣房裡挨老闆的衛生丸,低頭用工程鉛筆反覆地在描圖紙上繪一層又一層的大樓公寓,心中好想念女友。於是心生一計,提前了半個月對建築師老闆說這個暑假就做到這裡吧,領著微薄的工資回家後,先跑去配了副隱形眼鏡,買了只當年很葩的雷朋太陽眼鏡,然後打電話請教住在台南的大牛,我要怎麼去澎湖?大牛很熱心地說我先幫你買船票,你到哪裡哪裡和我會合,自己坐澎湖公主號渡輪去就成啦。我請大牛幫我買了班上同學預定旅遊日期前兩天的船票,坐火車抵達台南,大牛騎著摩托車載我到了安平港口,揮揮手,我就獨自一人背著小包包出海遠遊開始這趟澎湖行。

渡輪在海上顛簸半天以後終於抵達澎湖馬公,下船後租機車,立刻興沖沖地直接奔到西嶼,四下無人,海風鹹燙,我被晒得即將中暑暈頭轉向地回到市區,趕緊找了個小旅社躺下休息。當夜背脊疼麻,脫了一層皮,這才知道海島的太陽有多兇毒,可不能等閒對待。

第二天買了頂大草帽,往風櫃方向前進,頂著風加足了油門,很快地又逆著風向騎完澎湖本島的另外半圈。走到青少年活動中心旁邊的珊瑚海,光著腳慢慢滑下水面,呃,剛好退潮時分,我的肚皮竟然在珊瑚上刮去了一層,加上腳趾踢到珊瑚破皮,被海水的鹽分漬得我哎唷哎唷疼得抓緊頭皮都止不了,趕緊爬起來到一旁玩弄沿著海邊四處亂走的紫色海星。

第三天,是班上同學與初戀女友預定的抵達日,我興奮地在心裡反覆排演,準備在女友面前演一齣刻意不預期重逢的感人肺腑賺人熱淚的超級煽情戲碼。心想,女友一定會為了我的出現而開心不已,兩個人攜手在夕陽西下的沙灘上漫步,該是多麼羅漫蒂克的一件事情呀。坐在青少年活動中心的頂樓、外面大階梯、川堂、餐廳... 我左等右等,從一大早等到下午四點多,才終於看到浩浩蕩蕩一群年輕人來此投宿。我心跳飛快,計畫中的場景即將實現,從墨鏡後方小心地遊目四顧到處窺伺女友蹤影,好不容易看到她倩笑連連與其他女同學施施然走來,我起身來到她身旁,伸手摘下太陽眼鏡,用我練習了多次的覺得自己很酷的表情,笑著對她說,「我來了。」

女友瞥了我一眼,微皺眉頭說,「你怎麼在這裡?」接著繼續往前走,把我一個人尷尬地留在人群後方。咦?怎麼會這樣,和我想像中完全不同哪。我省吃撿用地中午吃傻瓜乾麵存旅費,我大手筆投資配隱形眼鏡買太陽眼鏡想要摘去笨呆的大框近視眼鏡,我懷抱不安的心第一次離開台灣來到無人認識的海島,我一整天不吃不喝等待她的到來,最後換得的只是一句,「你怎麼在這裡?」

我垂頭喪氣地跟在班上同學的隊列後方遊魂般散步,身為旅遊團的局外人,女友又不肯和我說半句話,尷尬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趁空拉著女友到一旁問,「你看到我出現不覺得很高興嗎?」未料到女友誠實地回答,「我好不容易可以有個沒有你的假期,這下子都泡湯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第四天,旅遊團要去白沙島,我涎著臉找助教幫忙,自己付了船資以後坐渡船跟著旅遊團過去。女友好像終於心軟了,不再視我為路人癸,偶爾會和我對話兩句。我不敢太過膩著女友,又不願離她太遠,若即若離意氣消沈地跟著眾人慢走。幸好有些同學懂我心事,常來找我說話散心,年輕人樂觀開朗,到了當天傍晚時,我終於露出來到澎湖以後的第一次笑容。

結束澎湖之行後,旅遊團眾人搭乘飛機分別往台北高雄各自返程,我與眾人和眾人之中的女友背影揮手道別,獨自來到馬公港邊等待返航的渡輪。遠洋天邊的海鷗,悲鳴不已,我心中百感交雜,差點為了這青春的徨徨而掉下淚來。

Re:澎湖 Robert | 2007-06-18 17:46:04

如果沒推算錯,你應該是 78 年夏天去澎湖吧,我比你早一年,77夏天第一次到澎湖,接著去當兵就被分發到澎湖,真是有緣。

我在澎湖那兩年也曾暗戀一個女孩,至今都未曾表達過,這是我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暗戀吧。

或許那時我們曾擦身而過,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呵呵。

Re:澎湖 Takol | 2007-06-18 23:46:47

to Robert,

去澎湖的日期印在照片右下角 1989-9-6

暗戀唷,從我懂得會吵的孩子有糖吃這道理以後,就不曾再犯這傻事。想吃,就得開口。蘋果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只會從樹上。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玖 加上 肆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