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夏日的風呀(上)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7-05-25 15:40:50

我從小學三年級起就讀當時非常熱門,不僅要遷戶口入學區,還得排隊等候缺額才能入學的重點學校,女子師範專科附屬國民小學,簡稱女師專附小。升上小學五年級後,班導換成一位剛送二姊畢業出校門的巫婆女老師,知道我是那搗蛋小惡魔的弟弟,於是不分青紅皂白沒講理由就先叫我起來罰站一節課。媽媽知道以後,衝到學校去找校長和教務主任理論,吵了半天架,校長好說歹說幫忙安排我轉學到新生南路的龍安國小。

我還依稀記得轉學那天的光景。我上課到一半,媽媽突然走到教室門外叫我收拾書包,巫婆女老師鐵青著臉陪在媽媽旁邊,我來不及和同學道再見,就此離開了一票相處兩年的朋友。搭車來到龍安國小,辦妥入學手續,我跟在媽媽屁股後面,走在校園北側那排兩層樓老舊校舍的長廊上。經過一間間教室傳來陌生的朗讀聲,瞥過一格格的木頭窗方框圍住玻璃中映射的長廊外蔭天樹影,蟬在叫,風在吹,我抿著嘴默默地走。

進了間教室,講台後方的老師停止上課迎接我,向大家介紹我是轉學生。我低著頭看短褲下露出來的小腿,偶爾抬頭發現全班五十幾雙眼睛全都盯著我瞧,心中好害怕。老師說,你坐到誰誰誰隔壁,等到下次有機會再重新安排座位。我的位置旁邊是位姓馬的女同學小惠,個子很高,皮膚很白,頭髮焦黃,現在想來該是個混血兒,只是當時卻不懂,以為她長的很怪。媽媽留了幾十塊讓我中午買東西吃,就回家了。中午下課後,我問了同學福利社位置,走在操場上,來往同學人群中只有我身上穿著還印有女師專附小字樣的汗衫,我的頭低得不能再低,覺得自己是異類,是隻不見容於這群學生的蜥蜴。

後來和班上同學漸漸熟識,這才終於解除轉學生的惶恐。

某次和隔壁的小惠發現了一個遊戲,頭上罩著秋涼後學校發放的長袖外套,透過兩層交織纖維朝窗外太陽窺看,黑黝黝的外套帳裡變幻著細細的光點,很像是夜裡滿空星斗,十分神奇。我與小惠平常雖然總愛為了桌上分隔線的越界吵嘴,但那天下午卻帶著說不出來的甜蜜滋味,一起躲在外套裡面分享這個兩人的祕密。

阿富是副班長,平常頗為照顧我。小惠和他感情本來不錯,我知趣地總適時讓在一旁,不涉入他們感情深厚的打鬧嘻笑,以盡我轉學生本分。後來才知道阿富其實內心裡欣賞的是班長佳嵐,小惠為此有些吃味,所以後來反倒和我說說笑笑,關係愈拉愈近。我怎說都是個外人,冷眼在旁看人際關係彼此來去消長,偶爾趁勢加入男生們的小團體,玩夾麵包和騎馬猜拳的遊戲,慢慢地融入了這個班級。

» 夏日的風呀(中)

» 夏日的風呀(下)

Re:夏日的風呀(上) 小公主 | 2007-05-27 04:35:26

我小時候常常搬家常常轉學

所以我對處在陌生環境或者一堆人瞪著我看的場合

一點也不會不自在

Re:夏日的風呀(上) 小賤健 | 2007-05-27 10:25:23

咦咦?!為什麼你被無故罰站,卻反而也是你突然轉學啊XD

另外,「是隻不見容於這群學生的蜥蜴」這種形容詞,會不會太酷了呀

Re:夏日的風呀(上) Takol | 2007-05-27 10:35:16

to 小公主,

我的不自在,和「被排擠恐慌症」,成了就學成長期的「耍寶人格分裂症後群」的肇因。總的來說,這都是一件對小孩很殘酷的事情。

to 小賤健,

我小學那年代,校園裡不合格的教師比比皆是,卻也管不了這許多。

蜥蜴很敏感,只要發覺有人在看他,就會全身僵直愣在當場裝死,希望別人忽視他的存在,扭頭別去。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捌 加上 玖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