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雲」的故事 Takol | 分類:如雲往事 | 2004-10-10 15:44:03

倒楣鬼曾經有一次下班後到同事家裡等候他換衣服,然後一同去打保齡球。在同事家裡,倒楣鬼看到同事的姊姊,一時驚為天人,之後常常藉故前往,就為了與同事姊姊「不期而遇」。

同事他家在鳳山眷村裡,他媽媽煙癮很大,每次倒楣鬼到同事家中都看到他媽媽倚靠在沙發上,抽著煙,大聲小聲地抱怨著哪裡酸痛,順便說些鄰居長短。

有天同事沒來上班,消息傳來原來是他媽媽過世了。單位裡的長官要找人前去同事家裡幫忙,好死不死挑中了這個倒楣鬼。還真是個名符其實的倒楣鬼呀。倒楣鬼非常賣力地協助同事處理媽媽出殯的一些瑣事,因為年紀還輕的關係,其實並沒有幫上太多的忙。反倒是趁著這次的機會,倒楣鬼和同事的姊姊有了很頻繁的接觸機會。就這樣,倒楣鬼和「雲」漸漸熟識了。

當同事媽媽的喪事告一段落,倒楣鬼那位同事也看出來倒楣鬼想要追求他姊姊的心思,每每拿這件事情來虧倒楣鬼。倒楣鬼笑笑,只好默認不吭聲。

倒楣鬼想盡辦法,終於找到機會和「雲」單獨聊天了一個晚上,接著約她另外一個晚上,再另外一個晚上。他倆聊得天南地北,談年輕往事(其實根本沒啥好談)、談遠大志向、談朋友八卦、談愛情觀點。不知道為什麼,倒楣鬼和「雲」有說不完的話可以聊。

「雲」曾經對倒楣鬼說出她的愛情觀。她很清楚地知道這一生必須等候一個人,一個前輩子相約今世再見的男人。她在成長過程中經常會感應到「他」的存在,為了「他」的情緒而突然間地心悸或莫名地悲痛。聽到這種近乎於天方夜譚的說法,倒楣鬼當然不能就此認輸承認自己不是那個今世的對象。無論倒楣鬼怎樣表現出嗤之以鼻,試圖以打擊「雲」的信心來挽回自己在「雲」心目中對象的劣勢,不過「雲」對這件事情卻始終不曾鬆口。

倒楣鬼把前陣子與「如」發生的故事告訴了「雲」,她勸倒楣鬼應該繼續嘗試和「如」聯繫。但是倒楣鬼這個時候心中想的完全是「雲」,腦中只是打著主意怎樣突破她的心防,約她出來聊天,或著去公園散步,要不然找她去吃飯,到愛河邊約會...

倒楣鬼如願以償地成功約出「雲」到愛河邊散步,這時倒楣鬼已經和「雲」非常非常熟,但是彼此間的關係卻連基本的牽手都未曾嘗試過。倒楣鬼下定決心,今晚,我一定要藉由燃燒的熱情,把她的防線突破,讓她接納我成為她生命中的唯一....

倒楣鬼果然輕鬆地摟起了「雲」的肩膀,「雲」緊張地忘了怎麼走路,全身僵直地變成愛河邊上的路燈,倒楣鬼摟著她,感覺很像是靠在河邊的柱子上拿根釣竿發呆,完全沒有戀愛該有的那種感覺。

這樣很尷尬的局面發生過兩三次後,兩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奇怪。倒楣鬼變得有點猴急,「雲」卻始終保持著冷冰冰的態度,但又沒有遠離和逃避。

幾天之後,「雲」終於對倒楣鬼說出心中天大的祕密。

「我是為了報恩。」

「什麼?報恩?」

「是的,因為你幫我媽媽的喪事很多忙,我不能拒絕你的追求。」

「所以你就答應和我出去見面?不會吧!」

「是的,就是這樣。」

「...」

倒楣鬼很驚訝地發現自己並沒有太過震驚,只是呆呆地聽著這段對白,為了不顯得不夠誠意,還特地多問了幾次以確認對方的想法。當「雲」不知道真的如此想還是只是為了擺脫倒楣鬼的追求而找到這個傷人的說法,倒楣鬼終於非常確定地知道,他玩完了。

之後,「雲」和倒楣鬼還是有機會見面,當倒楣鬼回到台北工作後,「雲」也因為工作任務的關係和他在台北吃飯聊天了好多次。以前倒楣鬼沒感覺到「雲」是這麼地長舌,這時才發現兩人一起吃晚飯幾乎從頭到尾都是「雲」在開口講話,倒楣鬼只是默默地當著聽眾。

啊!原來「雲」變成魔音女了,天哪~

於是倒楣鬼和「雲」越來越少碰面,越來越少連絡。有一天,從以前同事那裡聽到他姊姊要結婚的消息,倒楣鬼特地南下高雄參加「雲」的婚禮。

婚禮前夕,倒楣鬼在同事家中,特地趁著眾人沒注意的空檔問了「雲」一句話:

「他是你在等的那個人嗎?」

「雲」笑著點點頭,又開始嘰哩咕嚕說著後來他們比對各個曾經使「雲」感到心痛和情緒波動的時間點,發現那些時間點剛好都是男方自身或家裡發生了一些大事件,於是更加堅定兩人前世今生的誓約。倒楣鬼聽罷拱手祝福雙方,不發一言地離去。

故事說完了。我跑到高雄送紅包那年,大概是 29 歲,離那次在愛河邊抱著柱子發呆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這段故事中,高雄報恩的那段期間大概長達三到四個月,我都一直以為自己的魅力非凡,果然沒人能擋呢。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玖 加上 陸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