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如」的故事 Takol | 分類:如雲往事 | 2004-10-10 14:22:09

海風鹹鹹地吹進放肆笑著的嘴裡,十個青年彼此搭著肩膀,半低著頭互相開著玩笑。

「喂,去那邊要不要找小姐陪呀?」

「呵呵。」

「你看前面那邊坐著的小姐,會不會就是從台灣到小琉球去賣的啊?」

「咦?有可能哦。喔,你想要她嗎?」

「去!」

這是一群充滿了出發去旅遊的興奮的男孩子,坐在開往小琉球的渡船上。離他們不遠處的斜前方,靜靜地,坐著一個瘦弱的年輕女孩。臉上掛著墨鏡,半長的黑髮被大風吹得黏在臉上,充滿了神祕的誘惑。

男孩子們賊嘻嘻地偷喵那個女孩開玩笑,聲音時大時小,半晌爆出一陣大笑,偶爾會有一些屬於年輕男孩中間的笑話在口耳間流傳來去。他們正在高雄當兵,假日彼此相約到小琉球遊玩,有五個人當天結束就要回宿舍,另外五個打算在小琉球待上一晚。

船靠岸後,男孩子們把摩托車牽上港邊,問了問島上的居民路怎麼走?很簡單,環島一周沒有別的選擇。不管順時針還是逆時針,只要繼續前進總會回到原點。一陣慌亂中,同船的那個女孩已經不知道到了何處。

不多說,一行人出發四處遊玩,看到漁港就跳下水浮潛,在水中指著洞中鰻魚模糊的嘴臉大喊海怪,憑著體力四處亂游泳。好快樂的一群年輕人。

黃昏來了,眾人繼續騎車前行,有人看到剛才同船那個女孩和他們方向相反獨自漫步在唯一的公路上走著。等到天色終於暗下,大家回到港邊集合,要回宿舍地趕上船走了,剩下五個人找餐廳吃飯,很巧地,同船那個女孩也施施然走進同一家餐廳。

小琉球島上可供選擇的餐廳本就不多,大家圍著頭猜想,會不會那個女的也是和他們住同一間旅館?吃飽了飯,答案揭曉,果然和猜想的一樣,那個女的住在二樓,一群男孩子住在三樓。

眾人起鬨,要推舉勇士去找那個女的搭訕聊天,一個倒楣鬼有點懊惱又有點高興地被踢出房門,走到二樓敲敲門,女孩開了門,倒楣鬼納然地簡單說明來意,那女孩挺大方地笑了笑,答應和眾人一起出去吃冰。就這樣,「如」和這群男孩子認識了。

男孩子們放假出去玩,常常會約「如」同行,「如」也很活潑地和大家打鬧在一塊。當初前去搭訕的那個倒楣鬼慢慢地發現,他有點控制不住胡思亂想,好像喜歡上了「如」。離他和初戀女友關係冰凍已經超過了半年,他決心要真正地忘記前女友,重新發展另外一段戀情。

倒楣鬼偶爾會瞞著眾人單獨約「如」會面,「如」約略猜測出他的意思。彼此互相假作推諉、掩飾心態、顧左右言他。從小琉球認識的那個夏末開始,這些男女之間的猜測遊戲玩了有半年的時間。終於,在一個沒有寒流的冬天夜晚,倒楣鬼和「如」在高雄忠烈祠看夜景,倒楣鬼鼓足勇氣說出:「我喜歡你。」

「如」低著頭不語,不語,不語。

倒楣鬼上前牽起「如」的手,她沒有反抗。倒楣鬼猜想,他好像成功了。

兩人又見了幾次面,彼此的關係還停留在很尷尬的階段。「如」帶倒楣鬼回家,她家裡不知道開得是什麼樣子的店面,一樓堆滿了各式各樣沾滿黑油的機器。倒楣鬼有點無法適應這樣的環境,從小在台北長大的他,生活環境的周遭都是整齊乾淨的,像是這樣的家,根本不是他能夠想像得到的。不過為了「如」,這一切他都會試著去適應。

「如」有個哥哥,年紀比倒楣鬼還小上好幾歲,很多話,每次倒楣鬼到「如」家裡作客,「如」的哥哥就會拉著倒楣鬼不停地說話,還把他心中的想法,為女孩子困擾的心態,和同伴之間吵嘴的細節,一股腦全部傾吐給倒楣鬼接受。為了「如」,倒楣鬼還是默默地接受了這些煩人的垃圾情緒。

隔年春節,倒楣鬼沒有回台北家中,選擇留在高雄。一方面是避開返鄉的春節人潮,一方面是為了多爭取時間和「如」碰面。

大年初二那天,倒楣鬼依約到「如」家中拜訪,剛進門坐下沒多久,就看到「如」穿戴整齊打扮漂亮地衝出來,簡短地說:「我和朋友去看電影,你在家裡等我。」話剛說完不等倒楣鬼反應,「如」就開心地跑出家門,留下倒楣鬼坐在她家客廳,繼續接受她哥哥魔音洗腦的苦痛。

終於,倒楣鬼生氣了,他為了「如」努力了這麼久,為她犧牲了很多很多的假期,為了看她一眼每晚騎車來回兩個小時去她的夜校接她下課。她竟然為了和其他的朋友看電影而讓倒楣鬼留在她家不加理會。

「如」犯了一個錯誤,一個很嚴重的錯誤。她認為已經取得了倒楣鬼的心,於是年紀比倒楣鬼更輕的她放心地把倒楣鬼視作自己人。自己人何必講究這些,朋友當然需要應酬交際,自己人讓你在家裡等兩個小時不會怎樣的。

倒楣鬼實在受不了魔音男在耳邊繼續用他不熟悉的閩南語不停地碎碎念,他突然站起身子,請魔音男轉告「如」,他走了。

回到宿舍,兩人彼此嘔氣而斷了聯繫。兩個星期過去了,倒楣鬼痛苦地和當兵朋友吃火鍋的時候大醉痛哭,打電話去找不到人,寫信去約她見面也沒有回音。然後,倒楣鬼放棄了繼續等候「如」。兩個人在戀情剛開始的那個剎那,就結束了關係。

兩年後,倒楣鬼已經回到台北工作,而且也認識了新的女友開始另外一段穩定的愛情,突然接到「如」的信,約他某年某月在台北車站見面,有個禮物要交給他。

倒楣鬼帶著新女友赴約,有點尷尬地當面接下了「如」親手奉上的禮物。告別。分離。

打開禮物包裝,裡面放著兩只玻璃杯,還有一封短箋,上面寫著:

「送你一對玻璃杯,像我易碎的心。」

倒楣鬼非常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時光移轉,人事已非。有些事情一旦消失了,就不可能重新拾回。他沒有回信給「如」,也沒有繼續想念她,那對玻璃杯擺著擺著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或許是被吃醋的女友丟掉了吧,但是女友始終沒有承認。

故事到此終了。去小琉球的那年,我 23 歲。

Re:「如」的故事 71 | 2004-10-14 07:48:50

你這樣坦白青春的傷痕和眷戀,小妹怎麼看呢? 還有,小妹的故事呢?

Re:「如」的故事 Takol | 2004-10-14 09:40:22

小妹昨晚罵我,我沒有丟掉你的玻璃杯啦!!呵呵,這些故事他都知道,不知道的我也不敢寫..... 啊.... 這下糟糕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玖 加上 陸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