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放長假與三部曲 Takol | 分類:家常閒談 | 2015-12-29 08:12:25

上週五去圖書館還書,順便逛了逛開放式書架。家裡還有沒看完的小說,但閱讀總沒有在嫌多的,是吧。瞥見有本書的編號不對,與書架標籤差了一千號,好心將之歸位正確書架,回到原處又發現另外一本同樣差了一千號,拿起來翻了翻好像還挺好看的,於是借回家。

昨天去看星際大戰電影,等待進場前無聊巡視廣告看板,發現近日即將上映的電影《第五波》,就是改編自那天放錯書架被我借回家,而且已經看了兩個晚上的小說。

今天趁著電動打膩了,電視看煩了,獨自在家發呆之際,將這本小說看完。翻到書末,什麼,這是本首部曲?媽的。

這次放長假,前後我已經看了兩套三部曲,先是《時間迴旋》,再來是《羊毛記》。說看完兩套其實不正確,羊毛記我大約看了三分之一點五,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草草翻到書末知道故事結局,至於前傳那就謝謝不用再聯絡。

倒也不是說故事有多不精彩或文筆有多差,而是我受夠了歐美小說三部曲,加上雙主線交錯敘事的固定公式。就像先前看《移動迷宮》,剛開始第一本還挺精彩的,第二本根本濫竽充數,第三本我幾乎是憑著過人的毅力這才願意翻畢。記憶中以前台灣八點檔連續劇,明明就從《電視週刊》報導中隱約知道最後會是怎樣完結篇,偏偏中間歹戲拖棚、橫生枝節,就是要考驗你的耐心。

這種雙主線交錯的小說,由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起始看起,原本很是能夠吊人胃口引人入勝,然,每本都雙主軸,每個故事都要峰迴路轉,每次都要讀者在兩個剛開始不相關的獨立事件當中搜尋關聯,然後「終於」萬流朝宗,線歸一統,這當真是教人難以再忍耐。是不是近代作家們都說好了,不這麼寫就不主流,單純直述故事就不夠吸引目光?

這次放假除了閱讀,其實有打算正式開局我構思了三年左右的一部小說。可惜放假第一天寫了一千字左右,就被電動玩具和本本相連到天邊的三部曲小說耗去我的假期。說來慚愧,這部構思中的小說原先也打算採用第一人稱雙主軸方式構局,被這陣子倒盡胃口的歐美小說一攪和,看來故事又得重新演義了。

說起這次的假期,感覺很像在預習我的退休生活,整天窩在家裡看書,和老婆牽手逛大賣場,偶爾外食享受兩人世界,搭公車到萬華區小旅行。很無聊,也很充實。

我總是這樣,動極思靜,靜極思動的。工作無趣了就發展個人志趣,搞多了花樣又只想發呆培肉。或許,這就叫做人生吧。我很慶幸,沒有被單一種生活形式給綁住限制,維持多樣性、差異性,在兩造極端之間維持均衡,這就叫做中庸之道。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貳 加上 壹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