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19 Takol | 分類: | 2016-10-03 21:33:15

手機拿起又放下,沒有行動網路的手機等於廢物,連想要打電話到公司請假也沒辦法。小萼到哪裡去了?我在房間內翻找,除了儲備用具之外,房間裡沒留下任何和小萼相關的物事。打開浴室門,很怕會看到血濺滿地的恐怖場景忽然暴露在眼前,幸好沒有如此誇張。馬桶,臉盆,恰如其分地擺在該擺的位置。

我走到簷廊,四周眺望,海風吹著芒草,有形的熱浪一波波襲來,偶爾聽得到馬路上有車輛經過。海面依然平靜如鏡,艷陽的亮度,讓我瞇起眼無法直視沒有遮陰的地方。面山的方向只有草叢,幾株高灌木夾雜其間,如果小萼往那個方向走,很容易看得到人影。望海的方向雖然草穗較高,但因為鐵皮屋地勢高過公路大約兩層樓,若是小萼走在公路上或是站在海邊,此處依然可以清楚地看見。

但,小萼還是不見蹤影。

我走回餐桌,慢慢地將我那一盤早餐吃掉,雞湯已經涼了,美味蕩然無存。我盯著小萼的那一份早餐發呆,她就這樣不等我一個人走了?會不會是她醒來以後沒看到我,以為我拋下她走了,所以跟著追出去找我?

我在餐桌趴下來,將臉埋在雙臂之間,心中糾結不已。清晨那刻的情不自禁,在我自己都還沒搞清楚之前,就衝破了單身矜持的最後一道防線,用止不住的關切,對小萼表白。這能算表白嗎?儘管沒有說任何情人間肉麻的浪漫對白,但是我願意用生命保護小萼的心情,絕對表露無遺。

我臉上還在發燙,只要一想到小萼,心中就平靜不下來。

拿起報紙,逐字閱讀那則報導。民宅裡另外的一男一女死者,是王佑伽和芫兒嗎?這種社會新聞不會將細節統統交代清楚,偷溜去事發現場查看非常不智,而且遺體在採證過後就會被搬離。一般來說遺體都會被搬去哪裡呢?我一拍腦袋,是了:殯儀館。

我一直等到將近中午,還是不見小萼回到鐵皮屋,我知道她不會再回來了。今日就要離開這個避難所,前往它處。小萼的確是按照她的計劃行事,只不過沒有與我同行。

她是否一開始就不打算和我一起走?畢竟目前警方鎖定的嫌疑犯只有我一個人,目標顯著,小萼若打算自保,不需要冒風險帶著我旅行。

不對,小萼如果是自私的人,根本就不會救我離開警方包圍。而且從報導隻字片語間,警方和媒體根本沒有提到有另外的人犯,小萼毋需擔心這點。

總之,先去殯儀館設法查看屍體,確認王佑伽和芫兒的死活後,再做打算。

我清理妥餐桌,將碗盤全都洗乾淨放入碗櫥內排好,鎖上房門,走到公車站等候。半個小時後,遠遠地看到公車沿著濱海公路開向這最後一站。由車尾的黑煙研判,這輛公車應該就是我早晨出來買食材時看到的那一輛。該不會這路公車從頭到尾都只有一輛公車在載客吧?

公車吼出刺耳的煞車聲停下來,門打開,小萼站在司機旁邊,直直地看著我,臉上沒有表情。

我衝上車緊緊地抱著小萼。「我以為你走了,我以為你,我以為你一個人走了。」

「我是走了,但,沒有走遠。」

「我幫你做了早餐。」

「⋯⋯?」

「我吃掉了。」

小萼臉上露出微笑。

「我走之前把房子整理乾淨了。」

「沒關係,這裡我們不會再回來。」

「我知道。」

「如果你們決定不下車,請投幣。我要開車了。」司機說。

我拉著小萼的手,走到公車後段的角落,和我們昨晚來時一樣的座位。小萼縮了縮手,我用力握緊,她紅著臉低著頭,不再掙脫。

「你早上去哪裡?」

小萼等了很久才說:「我本來打算去火車站,九點有一般列車往南。」

「為什麼又回來了?」

小萼輕輕地嘆了口氣。「還不是因為你。」

「你早上做了惡夢。」

「嗯。」

「我聽見你一直在說夢話,就抱了你。」

「⋯⋯嗯。」

「你那時候醒了嗎?」

「醒了。」

我有點尷尬。「我不想吵醒你,只是,你當時看起來很難過。為什麼醒了不讓我知道?」

「怕我會忍不住揍你。」

小萼看看我,我倆都笑了。

望著小萼無邪的笑容,我心中甜甜的,膩膩的,好濃好濃化不開。陽光從車廂斜前方照進來,照在小萼的側臉,臉頰肌膚淺淺鋪著柔順的粉紅色纖毛。小萼的耳垂輕巧地躲在長髮縫隙間,隨著公車顛簸地前進,忽隱忽現。

「看什麼?」小萼說。

「看你。」

「我有什麼好看。」

「不知道,所以想看清楚一點。」

小萼的笑容更深了。原來小萼的左臉有一窪淺淺的酒窩,平常看不到。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你有什麼想法嗎?」小萼問。

「我打算去殯儀館,看看命案現場的另外兩名死者是誰。」

小萼斂起笑容,點點頭。

「希望不會是芫兒。」我望向窗外,公車漸漸接近市街。「就算是阿劍,我也不相信他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同時殺害王佑伽和芫兒。」

「不要去殯儀館。」

「為什麼,你不想知道死者是誰?」想起昨晚小萼奇怪的舉止,我猶豫地問:「你在怕什麼?」

小萼搖搖頭,坐直身子,臉上又回復到昨晚那種冷冷的表情。我好後悔問了這個蠢問題,可是我內心裡種種的疑點,一直在困擾著我。

小萼嘆口氣。「好吧,我陪你去。」

我起身到公車車廂中段,查看貼在車窗玻璃上的路線圖。該死的,公車路線圖不是地圖,不會標示這個城市的公立殯儀館究竟在哪裡。

小萼走到我身後,拍拍我肩膀。「下一站下車,得走五分鐘。」

我無奈地聳聳肩。與四處潛藏赴任務的小萼相較之下,我真的表現得像個毫無求生能力的菜鳥。

下車後,小萼走在我前面,步伐略急,我幾乎就要跟不上了。走著走著,我發現小萼的身軀緩緩在變矮,還沒走出半條街,她就已經縮至一百五十幾公分的身高。

「嘿,等等。」我大步衝前兩步,拉住小萼。

小萼望向身旁,不肯注視我。「預防萬一,比較安全。」

我驚訝地發現在這幾步路的時間內,小萼的樣貌也略微改變了。怎麼說呢?我清楚地明白眼前的女孩子是小萼,畢竟衣著種種都和剛才在公車上含情脈脈看著我的女孩子一模一樣,但是她的眉尖,眼角,鼻頭,耳垂,唇厚,單獨看來都略有不同,加在一塊兒,更是整個變成另外一個人。

「你會討厭我這個樣子嗎?」

「⋯⋯說不上討厭,只是,不太習慣罷了。」

小萼繼續前行。「你喜歡哪一個我?」

「胸部堅挺的你。」

小萼快步前進,冷不防用手肘頂了我肚子一下。「色鬼。」

「為什麼那次我在捷運上看到你的時候,胸部尺寸要裝得這麼大?」

「一般背包太過明顯,不容易銷毀和隱藏。」小萼臉上通紅地說,「要不然,你以為我們出任務的時候,裝備和更換衣物得藏在哪裡?」

我斜眼瞥了眼小萼的胸部,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參 加上 壹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