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7 Takol | 分類: | 2016-10-23 11:22:38

他⋯⋯王佑伽不是死了嗎?我滿頭問號,心中紛亂難定:若是王佑伽沒死,那麼芫兒是不是也還活著?千尋師傅為何來找王佑伽?小萼的失蹤和王佑伽有什麼關係?他不是小萼的爸爸嗎?

我百思不得其解,伸長了脖子,透過窗戶往裡眺望,可惜視野有限,從這個角度除了王佑伽和千尋師傅,看不清楚辦公室裡除了小雪之外究竟還有誰在場。

「說吧,你把小萼藏到哪裡去了?」千尋師傅問。

「哼,我還以為你不會關心這個孩子。」

「再怎麼說,上一代的恩怨不該由她來承擔。我當初的確是恨,恨小萼的媽媽,恨你,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小萼她媽媽也都不在了,還講這些做什麼?」

我從窗外側面偷窺,王佑迦低頭不語,半晌後才鬱鬱地回答:「我承認都是我不好,年紀輕輕就掌握了如此強大的力量⋯⋯小雪你給我聽好,懂得御心術的人,能夠輕易玩弄他人的心思,但千萬不可拿來玩弄感情。感情的世界,不是氣所能駕馭,即便你我熟稔氣念之人能藉由氣的協助統御萬物,依然管束不住情感千萬變化。」

「你管我的徒弟作啥?」千尋師傅面露不豫地說:「管好你自己,和你兩個寶貝女兒就夠了。」

「⋯⋯你見到芫兒了嗎?」

「芫兒?」千尋師傅慌張起來:「芫兒她不是跟著你嗎?」

「起初是跟著我走,直到⋯⋯直到我們帶小萼回來以後,她⋯⋯」王佑迦頓了頓,惱怒地說:「這孩子今天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以為她去找你。」

千尋師傅看起來稍稍平靜一點,冷笑地說:「我猜,她不很同意你對待小萼的方式?」

「和她媽一個樣。走吧,都走吧,我誰都不需要,你們全都給我走!」王佑迦說著又生氣起來。

「你是個十分可憐的男人,總是一意孤行,搞到最後身邊沒一個人能依靠。」

「我靠自己就夠了。別忘了,當初第一個得窺大寶的人可是我,是我帶領你進入氣念世界,開闊妳的天人感官知識。現在想來我十分後悔,後悔自己那時對你太好,想要讓妳跟著我修煉,跟我同登絕高魁席。哪曉得有一天你會背叛我,不但反抗我,還帶走我的徒弟。」

「如果芫兒和小萼那個時候年紀再大一些,再多懂事一點,我也會帶她們一起走的。」

「哼哼,要走的是妳,背叛我的是做母親的你,她們怎麼可能跟你走。」

千尋師傅嘆口氣,「你始終將自己放在至上的地位,覺得和你意見不合的人,你看不順眼的人事物,都是錯的。你可否想過,其實真正錯的是你?」

王佑迦哈哈大笑,「我錯了?憑我的身手,若真要享受榮華富貴,唾手可得,又有何難。這幾年來,我隱姓埋名,虔心修為,非善不為,甘願潛居陋舍,專誠設法幫助和改善這個社會。在我手裡,雖然擔了二十六條人命,可是有哪一個不是該死的人。你說說看,我錯在哪裡?」

「那麼,你找這幾個替死鬼作啥?」

我吸口氣,豎直耳朵。這是在講我嗎?

「你說他呀,唉,可惜了。我本來看他的確是個可造之材,有心栽培,打算將大業傳承給他,就算讓兩個女兒都跟著他也無妨。哪想到,他心意不堅定,始終不曾真正認同我的理念,只好安排了一場劇,設法推他一把。」

「你又何必故意陷害,將那個民意代表的死因導向到他身上。」

「你聽過投名狀吧。若不施為讓這年輕人捨棄既有地位和生活一切,他怎肯甘心加入我的行列,一同為社會改造拚命。其實,我也捨不得一個難得的練氣人才就此羈押受刑廢了,到關鍵時刻,我自然會設法救出他。」

「真的如此?為什麼小萼要出手搶救他,還帶著他逃來南方。」

「我曉得小萼這孩子嘴硬心腸軟,怕她壞了我的安排,所以事先沒讓她知道真相。哪曉得她從芫兒那裡輾轉探聽到一些片段內幕,以為我打算將這幾年來的案件一股腦兒全推到這人身上,大概心生愧疚,終究還是出手干預。」

「就算如此,你又何必另外找了兩具屍體,推拿整容,假裝死訊?」

「本來有三個的,小萼臨時倒戈,害我還得將那具裝扮成她的屍體送回殯儀館。」

「好吧,辛苦你了。」千尋師傅冷笑連連。「你打算連我也瞞過去,以為你們一家三口都被殺害,出手殺了這人替你們報仇,將命案責任不小心全攬在身上,讓警方拿這二十六件疑案來煩我。這樣,你便可以逍遙法外,沒了我的干擾,繼續你改造社會的事業。對嗎?」

「剛才說過,我可是打算出手相救這年輕人的哩。況且整容之術當初是你起的頭,我能瞞過警方,瞞得過楊老頭子那個老滑頭,肯定瞞不過你。」

「哼,知道就好。」

「珮⋯⋯」

「現在叫我千尋。」千尋師傅硬生生打斷王佑迦的話,這舉動頓時讓我想起,不知為何,原本總喜歡搶話插話的王佑迦,在千尋師傅面前卻能正常對話。是因為千尋師傅與他是夫妻關係,或是因為他對千尋師傅終究抱持著愧意,這就不知了。至於王佑迦呼喚千尋師傅的真名,我只聽到一個單字,不曉得她的全名究竟是什麼。

「這些年來你雖然和我作對,但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曾作絕了。」王佑迦的語氣異常地溫柔,看來這男人在面對舊愛,依然無法忘懷情誼。「我是不會害你的,只是楊老頭子似乎起了疑心,我暗中探訪,知道他調了好幾宗和我們協會相關的案件卷宗查察,心想這樣下去終會曝光,於是打算藉由這場戲,讓檢方以為他們懷疑的對象,我,已經因案身亡。這樣,也好我往後行事方便。」

「你若是懂得收手,也就不需要做戲。」千尋師傅感嘆地低聲說著。

「唉,有時候看著芫兒,我就會想起剛認識時候的你,時間過得好快呀。」

千尋師傅沈默片刻,低聲說:「都過去了,還提這些作什麼。」

「我是一直不曾忘記過。」

聽到這許多內幕連番暴露在對話之間,我一邊驚訝連連,一邊暗自將這半年來種種故事趁此機會關聯整理清楚。內心感到這對夫妻還真是有趣,一個專練內氣的人發明了氣涉御心術,一個潛修外氣的人倒研究出氣動整容術。至於王佑迦說到,他打算將芫兒和小萼兩個女兒都交予我連理,頓時讓我怦然心動。小萼當然不休提是我的最愛,但在我學習氣功內火正盛心魔叢生之際,湊巧芫兒裸身共修,這段尷尬之情,卻也是難忘。

「以前的事就不說了,反正你這幾天來的計謀沒一樣成功。這回你又安排了小萼失蹤這場戲,是針對我來嗎?」千尋師傅稍微平息不久,又陡然瞋怒問道。

「誤會了。其實我⋯⋯唉,好吧,對你我是一點兒都不打算隱瞞。」王佑迦欲言又止,沈吟片刻,這才終於說:「我在他的腰包裡放了幾條線索,將小萼的失蹤刻意引導到那個地方的鄉民代表去。反正這鄉民代表從十五歲起混黑道幫派,魚肉鄉民幾十年,也不是個好東西,本來就打算過幾個月要和小萼一同來下手執行。我在街口對他出手略重,是想讓他心生憤慨,情急之下手刃鄉民代表,藉由親身涉及命案,完成北部的投名狀計畫,這樣才能堅定這年輕人的心意,跟著我走向正道。」

千尋師傅懷疑地問:「真是如此?」

「不相信你叫那年輕人進來,翻翻看他的腰包就知道了。」

我心中「咯愣」一響,原來我的行蹤早就暴露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伍 加上 壹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