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4 Takol | 分類: | 2016-10-16 17:43:21

婦人優雅地走到沙發旁,小雪站起來讓座,婦人大方坐下,雍容華貴的模樣很像是歐洲中古世紀的貴族,不禁令我心生一種卑微低賤的感覺,自慚形穢,在她面前只能低著頭,絲毫不敢妄言。背後傳來一陣陣劇痛,想到自己這付窩囊的模樣,更是不敢直視她的雙眼,快速地運行了小周天三回,讓氣血稍稍通行,緩解痛楚。

我扶著床頭板站起來,遲疑地說:「您便是外宗的師傅?」

「外宗,是相對於內宗的一種說法,」婦人不置可否地微笑著,那神情和小雪一樣,令人感到溫柔舒適,但看久了很虛偽。「練氣無分內外,都是順應自然而行。舉凡有陰,必定覆陽;久雨之嗣,晴可繼之;四季輪迴,始終為道;氣續徐虛,天地方圓。」

我呆張著口,愣愣地逐字思索婦人這幾句詩非詩,賦非賦的口訣。

小雪說:「師傅,別嚇壞了他。他練氣才半年,哪裡懂得這些個道理。」

「正因為剛起步練氣,有些基礎觀念得扎實了,才走的穩哪。」

「你聽得懂嗎?」小雪轉過來問我。

「呃⋯⋯我猜,大概是說,只要以自我為主體,周遭一切來去都是順應自然。有陰就有陽,有內就有外,不需分別你我。這樣無論何種相對不同的事物,像是天候冷熱等等,都能為我所用。」

婦人看看小雪,對我說:「你的悟性不錯呢,是王佑伽教你的嗎?」

「他沒有教過我怎樣練氣。」說到這裡,又仔細想了想,自己也很好奇,的確這半年來王佑伽從未親身傳授我任何練氣的方法,只有芫兒和小萼教過我如何定念和點穴。「您剛才說的,聽起來就像在打禪機,沒什麼稀奇嘛。」

阿劍冷哼了聲:「不稀奇?你運氣抬起一粒枕頭看看。」

我瞪了他一眼,看看身邊的枕頭,將心神稍微凝聚一些,改變圍繞著枕頭的氣場,就像是撥動一池潭水,趁著波伏波起的一瞬間,稍稍運氣抬起枕頭,然後用相同的手法在空中彈射枕頭後方,倏的枕頭朝阿劍飛了過去。阿劍一把抓下枕頭,吃驚地望著我。

「嘿嘿,怎樣,不是只有你會用氣抬東西吧。」我洋洋得意地對阿劍說。

小雪驚訝地說:「你學過凌虛御物?」

「蛤?什麼?」

婦人不動聲色地問我:「你是跟誰學會用氣控制物品的法門?」

我見她眼神隱約帶著點鋒厲,揚了揚床上那張被我捏皺的報紙,支支吾吾地說:「剛才阿劍丟這張報紙過來的時候,我從報紙周遭的氣場感應學會的。」

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沈默了一會兒,小雪這才帶著淺笑問:「真的沒騙我?」

「騙你幹嘛,運氣對你我這些人來說,又不是什麼古怪的事情。先前跟著芫兒她們練氣,主要是在確認氣息往來體內,還有對人體生理經脈的微妙控制。後來遇見了阿劍,也聽說了內外二宗的意見分歧之事,想說何必如此麻煩,先內而外不就好了。人家不是說小宇宙和大宇宙嗎?相同的道理,將自身的氣練足了,自然而然就能駕馭外氣,何必吵鬧不休。」

小雪嘆口氣,「難怪我的御心術對你一點影響力都沒有,原來你的氣功早就超過我們這些人一大截,只是不懂得如何運用罷了。」

「御心術⋯⋯這和御物的方法是一體二面嗎?」

「要複雜得多。得將自己的氣場深入對方體內,藉由同化彼此氣息差異,令對方感覺不到被控制。然後利用自身氣場優勢,觀察對方的情緒起伏時機,適當地壓抑或提升情感波動,主動用話術導引對方偏向有利己方的思緒。」婦人忽然滔滔不絕地向我仔細說明箇中訣竅,「現代商場上的資深業務人員,也有類似的銷售手法。不過他們不懂得以氣場控制對方情緒,所以得花費更多時間在取得對方信任。我們熟知御氣之術,不管是無識的萬物,或是有靈的生物,都略微能夠以氣行加以導引,這就是我們,也就是你所認知的外宗,練氣的主要法門。」

「氣力衰竭的時候,該怎麼辦?」

「大自然的氣從來不曾減少過一分。」

「⋯⋯借氣為己所用,好主意。但來自種種不同生靈的氣,和我自身的不同,又該怎麼區別?」

「你這一秒鐘呼吸的空氣,有多少成分來自於你前一秒的身體?」

我茅塞頓開,喃喃自語,反覆思量婦人的這番開導。然後抬眼望出去。嗯,這裡說的眼,不是臉上的眼睛,是一種⋯⋯精神層次能看到宇宙萬物往返容留的氣息,看穿身處空間之外另外一層宇宙的眼。

我看到婦人平靜的氣流,在她體內體外緩慢地川流不息。

我看到小雪的氣息主要集中在她的眉間,有好多條氣鬚在她和我的腦袋之間漂浮不定。

我看到阿劍的氣場,時時在撫摩著他身體四周的空間物品,隨時都在聆聽著細微的重力變化,和等待下一刻的指令。

我低頭看向自己,手掌還是手掌,但與阿劍扔回床上的枕頭相較,除了有氣脈在其間往來不止之外,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塊石頭。肉做的石頭。

抬腳蹬地立起,我開心地觀察著自己是怎樣用氣控制力控制神經控制肌肉,其實真的不用麻煩肌肉纖維每一個細胞的,謝謝你們這幾十年來不停的努力,只要讓臀後的氣場幫忙抬起我的身軀就好了。即便還是靠細胞間的生物電流,傳遞各種迷樣的指令,讓肌理伸展或拉縮來運動,但依舊可以藉由氣息幫助提升工作效率,或減少生理上的限制,得而加強行為成效。

我該要如何形容,在這一瞬間,我所理解和通徹了的『道』呢?或許,我永遠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講出我知、我識。一股寂寞的悲哀緩緩從心底昇起,忽然間,寂寞轉變成為憐憫,眾生循環,皆無知無識。

—— ——

我慢慢跪下來,向婦人磕頭拜謝。婦人也從沙發上起身跪下,向我磕頭回禮。

小雪和阿劍呆立在一旁不知所以,小雪訥訥地說:「師傅⋯⋯」

我喜悅地看著婦人,她也歡喜地望著我,說:「我知,但,我不識。難得在我練氣三十年後,終於見到有人能手揭至寶。」我知道她是真心的歡喜,因為我看得懂她的所有情緒起伏。在我眼中,沒有一件事能夠隱瞞,小雪的驚疑,阿劍的驚喜,我看得一清二楚。

「接下來該怎麼辦?」我誠心問道。

「收,你得將此心收起。」婦人俯身房間地毯上,以頂膜拜,低聲向我傳道。

我能理解這話背後的故事,這個世界還不到時候來容納我這等存在,若不收起此番徹悟之心,是會出亂子的。

我略嘆口氣,再抬眼環顧這法理世界,然後自丹田運氣全身,出體,沖天,扭勁,迴。

—— ——

咦,我在哪裡?

掙扎地坐起身來,腦袋還頓頓的,沒辦法好好地思考。我在一間臥房裡,旅館房間的格局,室內光線昏暗,窗簾緊密地拉上,但從地板角落隱約的一絲光影晃動看起來,現在是白天。我低頭看看身上,還穿著剛才的衣服,腰包緊緊纏在腰上。

等等,剛才?

剛才我和小萼在等紅綠燈⋯⋯小萼到哪裡去了?

我深吸一口氣,記憶從腦後像是爆炸般湧上來。糟糕了,小萼在哪裡,我得立刻找著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渾身不對勁,腳步輕飄飄的,重心一直歪向右側。鞋子?在床旁邊,要套上時有點吃力,這才發覺到兩隻腳都浮腫起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陸 加上 肆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