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9 Takol | 分類: | 2016-11-11 10:46:44

我心中猶豫著,該將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內氣,用於治療腰部的傷口並封閉周遭穴脈,減少血液流失與痛感,以利專心抵禦外氣攻擊;或是應該將這最後一絲希望,用來無預警地驟然反擊王佑伽,看看能否逃脫這場生死大劫?搖搖頭,以目前危急的狀態來說,打算先治癒自己的想法太過不切實際,下一秒鐘我恐怕就要被魚叉貫穿胸膛,死在當場了。

腳下的小雪嬌斥一聲,隔空傳來一陣溫潤的外氣,撞在王佑伽將我鉗在半空中的氣波當中。小雪終於出手相救了。可惜她的外氣太柔,完全撼動不了王佑迦對我的掌握。我感到自己懸掛在半空中的身軀微微抖動了一下,僅管依然掙脫不了王佑伽的控制,不過藉由這段短短的震動,恍惚之間我了解王佑伽抓牢我的氣團是如何運作,其實與阿劍利用外氣舉物的道理大同小異,只是強度不同。知道了這點,讓我在絕望當中盼來一絲微薄的希望。

王佑伽猙獰地笑著,右肩稍稍一聳,他身後的魚叉倏然朝我飛來,我專心地盯著魚叉的走勢,試圖利用自己尚不夠成熟的外氣導引術干擾魚叉下方的氣息波動,看看能否將魚叉打落。老實說我真的沒有把握能成功,憑著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感應力,我清楚地了解王佑伽對外氣掌握的熟稔度,遠非先前困擾我許久的心腹大患阿劍先生所堪比擬,更不是仰之彌高的我有辦法追及。

咬緊牙關,我正準備將聚集在右手的氣團放出,猛聽得耳後大喊:「住手!」一個熟悉的身形掠過我,躍向正以百米速度朝我飛奔而來的魚叉。我和王佑伽都是微微一愣,只見到小萼兩手握住魚叉鋒刃,試圖阻擋。

王佑迦大吼:「快讓開!」

我也驚駭地放聲大叫:「小萼⋯⋯」

魚叉穿過小萼的身軀,由我臉龐擦過,在我臉頰上留下一條血痕。我整個人都呆滯住了,隨即感覺自己往下墜,往下墜。王佑迦終於放開了對我的控制,由小萼身側的空隙,我看到他的臉上瞬息之間閃過各種不同的心情,完全表露無遺。從震驚,到憤怒,然後悔恨、不捨,最後轉換為一抹冷淡。

魚叉「噹」的一響,插進水泥牆壁裡,尾勁十足不斷傳來「嗡」的餘響。

我沒有直接摔在地上,小雪在下方用氣團托住我墜落的身軀,我感應得到她施盡全力讓我在摔落地面之前緩緩停止,然後用雙臂抱住我。可是我沒空理會小雪,我的雙眼始終盯著小萼。王佑迦的氣團在剛才令人驚詫的瞬間放開了對魚叉和我的控制,此刻轉而舉著小萼,讓她漂浮在空中。小萼微微轉過頭來看著我,滿是抱歉的神情。

「不!」我完全不能相信,這不是真的。小萼後背衣服破損成纖褸片片,我看不到她的肌膚,只有一片血紅。

「小萼!」身旁另外一聲尖銳的嘶吼,千尋師傅醒過來了。或許是王佑迦因著小萼這突然而來的舉動,放鬆了對他人與外物的氣息控制,我不確定。但我知道的是,自我心底昇起一股怒氣、殺氣,而這種氣感相同地在千尋師傅身上存在著,不約而同地,我和千尋師傅都出手了。

我掙脫小雪的撐托,短促地交代她:「接住小萼⋯⋯」無視自己腰部的傷口其實也不輕,三手兩腳跳攀鐵梯,一下子就上到了漁船。

王佑迦轉頭不再望向小萼,滿臉怒容地瞪著我:「都是你,都是你!」

「不,這一切全都是你的錯,小萼可是你的女兒呀!」我一邊反駁,一邊用眼角打量甲板上四處散落的物品,緩緩移動位置。身後千尋師傅也跳上船舷,那股撼天的酸刺殺氣,不比我弱。

「沒差別了,反正你們都得死!」王佑迦的吼聲嚇人,從我眼角瞥到,小萼那僵直的身軀此時掉了下去。

我不再多說,縱身而上,用芫兒教我的點穴身法,兩手互為犄角,逼近王佑迦欺身短打。王佑迦怒斥一聲「找死!」雙臂迴旋,輕鬆化解我的攻勢,忽而三指撮為尖嘴中路直咄擊我頸窩,我不及阻擋,只能略微側身避開要穴。王佑迦勢勁猛戾,頓時在我左肩上鑿出一個肉洞。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絕對打不過王佑迦的,我所學會的一切內宗身法手法,全都是他教給芫兒再轉授予我,我哪裡能夠與他相抗衡?其實我並沒有打算贏過王佑迦,我之所以奮不顧身地衝上來角鬥,是打算讓千尋師傅有空從旁以外氣伺機襲擊。

我又主動攻擊了三回,每一次都被王佑迦輕易擋開,反倒讓我這已然殘破不堪的身體又多了兩道傷口,一深一淺,幾乎逼近我的理智所能忍受的極限。

此時千尋師傅終於出招了。

我微微地感應到,從我和王佑迦二人互擊的所在角落為中心,四周距離大約三米左右,從下方升起一股圓形的氣牆,繞著弧形往我和王佑迦頭頂集結。很像是剝柚子皮,一瓣一瓣的,只不過反過來變成以柚子皮狀的氣牆,包裹住我和王佑迦。

直到氣牆即將完成封頂,王佑迦這時才覺醒過來,一邊分心以右手阻擋我瘋狂的錐打,一邊組織兩三股氣刃衝撞氣牆,卻都被千尋師傅厚實的氣息彈回。

王佑迦又急又氣地說:「你瘋啦,這可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是你的倒行逆施,逼迫我出此下策,怪不得人。」千尋師傅幽幽地回答。

氣牆終於完成封鎖,我和王佑迦像是身處在一個大氣球裡頭,氣球逐漸聚攏,我和王佑迦仍是互擊不已,局勢早已反過來,王佑迦攻,我守。十分詭譎地,我逐步感覺到,身體裡能夠運用的氣息愈來愈薄弱,原本意到氣及的反應也愈來愈遲緩。王佑迦也是,他的招式依然精闢老練,幾乎每一招都能鑽過我的防禦,點擊到我的穴脈。可是王佑迦的氣擊都只侵入我穴道一厘左右,便倏然退出。原本我還以為是因為他分心二攻的緣故,隨著我氣息淺迫的症狀愈酚,這才醒悟過來,千尋師傅的大氣球很恐怖,會逐漸吸乾氣球內所有的氣,轉換成氣牆,逐步收攏。

氣球越來越小,幾乎壓迫到了我的頭頂。此時我已經沒辦法和王佑迦相互攻擊了,反正就算打到對方也沒用,不過是皮肉痛,一點效果也沒有。王佑迦索性放過我,試圖以身體衝撞氣牆脫困,幾番嘗試都無功而返,滿臉焦急地繞著大約只剩兩米左右的範圍團團轉。

我用以壓抑傷口痛楚的氣行這時也停止了作用,錐心刺骨的痛覺一波波襲來,慘呼一聲,我坐倒下來用兩只手掌壓迫傷口止血,努力用意志力抵抗痛覺,可惜效果不大,撕裂般的痛苦,在千尋師傅猛然收攏氣球的前一刻,讓我失去了意識,暈倒在地。

—— ——

這次的昏厥並未持續太久。我醒轉過來時,環繞身邊的氣球已然消除,千尋師傅木然地立於原地,王佑迦挺直了身子站在甲板正中,雙眼緊閉。奇怪的是王佑迦的體型恢復了他四五十歲中年人該有的外貌,鬢角泛白,臉上皺紋深邃,皮膚焦黃,臉頰處幾粒淡淡的斑點,看起來老態龍鍾。

我想起小萼,蹣跚地爬下鐵梯,奔到小雪旁邊,搶過她抱在懷中的小萼查看傷勢。深吸一口氣,穿過小萼身體那支魚叉巨大的鋼刃,幾乎撕裂了小萼整個腹腔,甚至有一根生鏽的叉刃斷裂後,還牢牢地卡在小萼的肋骨縫隙間。

我不肯相信這是發生在我眼前的事實,但卻清楚地知道,小萼要死了。小萼就要死了。

小萼睜開眼睛,虛弱地望著我,「對不起⋯⋯害你受傷了⋯⋯」

我的淚水控制不住地湧出眼眶,哽咽地說:「你好傻,幹嘛要這樣⋯⋯我,我是來救你的⋯⋯」

「我知道⋯⋯芫兒放了我,要我趕緊走,可是我⋯⋯我不能捨下你⋯⋯」

「我會殺了他,」憤恨不已的我,又哭又罵地說:「我會殺了他幫你報仇!」

「⋯⋯不,答應我,不要殺他,他是我爸爸⋯⋯我沒有了媽媽,不能再沒有爸爸,他⋯⋯他對我一直很好⋯⋯」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小萼嘆了口氣,「我一直無法對你說,我⋯⋯我其實是喜歡你的,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也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我很開心。」小萼的聲音恢復得比較有力氣,我心中明瞭,這大概是臨終前的迴光返照,「你總是會逗我笑,你很壞,不老實,我知道你經常偷瞧我,可是,我始終不敢⋯⋯不敢讓你知道我⋯⋯我也一直注意著你⋯⋯」

「我愛你。小萼,你聽清楚了,我愛你!」我激動地難以言語,「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你老是欺負我,罵我,還會敲我的頭。可是我還是一直控制不住地喜歡上了你,心裡深深地愛著你,我希望讓你注意到我,所以不斷地在你眼前耍花招。小萼⋯⋯」

「我知道⋯⋯我都知道⋯⋯謝謝你⋯⋯」小萼的音量慢慢降低,眼神開始渙散。

「小萼!集中氣息,小萼!」我焦慮地在小萼耳畔大喊,試圖用我殘餘不多的氣幫小萼封閉穴道,以減輕她的痛楚,但卻完全無法著手。小萼整個胸腹之間的經脈全都沒了,之所以還能和我對談這麼久,恐怕是腦脊處剩餘的內氣支撐著她的意識。我集中自身所有能夠蒐羅到的氣,不顧一切地灌入小萼後顱,可是徒勞無功,微弱的氣就像是拋入空洞,完全沒有任何著力感。

「⋯⋯芫兒她也⋯⋯我⋯⋯爸爸⋯⋯媽⋯⋯」小萼閉上雙眼,呢喃地說出最後幾個字詞,然後就悄悄地在我懷中永遠地睡著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捌 加上 玖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