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建中生涯 (中) Takol | 分類:回憶青春 | 2005-09-11 15:46:47

高中時代的課業,雖比初中繁重,但有了這第一次聯考的信心鼓舞,便不再那麼地煩憂。心想,反正連建中都考得上了,大學又怕什麼?頂多考個差一點的學校,不怕沒得唸的。

於是我開始把眼界放開,打算尋找各式各樣的藝能充實青春歲月。首先,我抱著朝拜的心情來到「建青社」探路。

「建中青年」是建中校刊,而「建青社」顧名思義就是編撰建中青年年度雜誌的社團。按照我那當時刻正就讀北一女的二姐說法,能夠位列建青社編輯者,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強者中的強者,高手中的高手...當她聽到我打算去自我推薦參加建青社,哈哈一笑,露出那股在聽到我考上建中榜單公佈時的邪惡與睥睨神情,「你?你去建青社?你想得美啦。」

或許我二姐對於建青社懷抱著少女般的憧憬,夢想社辦裡面坐著的,都是高大挺拔,才華洋溢的好青年。對於我這個自小巴著她和我大姊裙腳長大的醜巴怪,實在很難與建青社劃上等號。我在想,假設我真的進了建青社,對二姐而言應該是個幻滅的開始,敲響痛苦的鑼聲。

沖著對二姐打擊所帶來的隱約快感,我儘管對自己的文筆沒啥信心,卻還是鼓起勇氣在高中一年級剛搞清楚校園東西南北後,就毅然決然地來到建青社報名參加。

加入建青社後,聽學長講一堆理想、現況、規範,我這才發現,當編輯好煩好累,寫文稿肩上擔負著時代的使命,為文要吸引眾人目光,措詞要文以載道,這般嚴謹地寫社論或是編撰報導內容,和自己初中時隨筆亂寫武俠小說的那種快樂心情差距好多,一點都不好玩。

趁著學長還搞不清楚我姓啥名啥,我悄悄地從靠南海路一排老教室最接近國語實小那間建青社辦的後門溜了出去。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考上高中後,對我期待頗深的老爹,帶我去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報名學習兩項技能。一為硬筆書法,二為古典吉他。

老爹從我小學開始一直覺得我寫字很醜,確實啦,我的筆跡往往有如龍飛鳳舞般不受羈束地在紙上躍動,字體左右分家不說,上下筆畫通常也很難連在一塊。老爹是那種自學起家的人,在他的觀念中,沒有學不會的事情,只有懶惰與不肯學才是藉口。因此在得知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有開硬筆書法的課程後,他率先報名一個名額,卻在開課後與老師情商堂堂旁聽拉著我不准蹺課。直到最後我老實對老爹說清楚,你兒子我這輩子就這樣了,硬體書法,甭,沒這個興趣。老爹搖搖頭不講話,竟然就輕易放過我。

我有點訝異老爹竟然沒有勉強我繼續學習,然後才發現原來真正想要上課的是老爹他自己,他只是不好意思到老才學習硬筆書法,拉著我去課堂只是當個藉口而已。老爹寫字也沒多好看,自幼沒有家人督導,跟著軍隊來台,蒙在被窩裡用蠟燭看書考上軍校,但字跡一直不夠端正。在當上了公司的業務經理後,有感寫字端不上台面,於是參加硬筆書法課程矯正寫字習慣。

至於古典吉他的課程,老爹剛開始又是拉著我去上課,還一起旁聽了兩回。大概是天生音感豐富的關係,這次我可找對了興趣,學起古典吉他儘管手指破皮長繭十分地辛苦,但是卻越練越有興致。老爹看我自動自發願意去上課,於是就免了旁聽監督,只是每晚陪我搭車去北平東路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他上硬筆書法,我上古典吉他。同樣都是手指活動,只是內容不同。

因此在有了古典吉他基礎的情況下,我加入了建中的古典吉他社。本想說可以在社團裡找到同好,一起繼續鑽研吉他演奏技巧,但可惜的是儘管我在入學前只多練了一個暑假的古典吉他課程,但經過我連續每天下課回家吃飯前後四個小時的苦練之後,沒多久古典吉他社裡就沒有我可以繼續學習和切磋的對象。當我已經越級苦練輪指試著彈奏「傳說」(Astralia),社裡的同學還在「愛的羅曼史」慢慢撥弦。

我最後一次出現在社團,是高一下學期。我抱著吉他聆聽一位高三學長很努力地彈奏「月光」,皺著眉頭聽他不斷地彈錯和岔音,直到我終於忍耐不住,走到教室另外一側,抱起吉他飛快地把整首月光演奏完畢,學長不好意思地停下手指,對我點頭讚許,「彈得不錯喔。」我笑笑走出教室,自此再也沒回到古典吉他社。

體育課喜歡跟著同學踢足球,不管踢不踢得到那個小白點,跟著一群大聲小叫的男生跑過來跑過去,東摔西跌,亂頂亂跳,不僅好玩透了,還把大腿小腿練得鐵棍一般地結實。

建中的操場因為有夜校的橄欖球隊連年奔馳訓練,拖著橡皮輪胎來回跑步,所以真的是寸草不生。操場上沙土漫漫,只要刮起大風,就會有連天砂塵飛起,狀勢驚人,所以一直以來都有「建中沙漠」這種說法,而建中人也往往自稱為「駝客」。

建中沙漠吹的是東風,砂塵都往西向去。我三年期間所待的教室座北往南眺沙漠,景象壯觀而驚人。曾經某次因為期末考換教室到西側靠近國語實小那排教室去。當狂風砂吹起,這排教室首當其衝,教室裡一片迷霧從門窗灌入,頓時日光燈黯淡五度,不僅能見度下降作弊困難,就連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來。

畢業時剛好換了校長,諾大的沙漠被黃色警告繩圈了起來,聽說在養草皮。等到畢業後一年回建中參加校慶,建中沙漠已經綠油油一片,成了名符其實的綠洲。

高中一年級的公民與道德課,教師知道這科因為不在聯考範圍內,硬要學生們乖乖聽講是不可能,於是從開學第一堂課開始便闔上書本,叫居中第一排同學坐到後頭去,老師屁股坐在講桌上把腳翹在被他趕走那個同學的桌子上,說,「問吧,有什麼問題就都問吧,我們來聊天。上自天文,下到地理,男女情愛,政治辯論。反正你想得到的就來問,我答得出來的一定不隱瞞。」

說來很奇怪的教學方式,漸漸地同學們也都習慣了這位老師異於常人的講課內容。某次這位老師講到西藏密宗黑教,言明他懂得密宗黑教的攤尸法,如果有同學有興趣想要練功,準備個紅包裡頭放五塊錢,利用下課時間來找他學習練功大法。我和另外一位同學謝堯夫對此頗感興趣,備妥紅包下課後跟著老師去教師休息室聽聞練功法門。老師果然不食言,收了紅包退還五塊錢後,教導我們怎麼觀想,如何引導,我和謝堯夫如痴如醉地沈醉在練功心得當中。

等到突然醒悟過來的時候,早已經上課十五分鐘,我倆才匆匆趕回軍訓課堂。教官黑著臉叫我倆到門口罰站,我倆一邊罰站,一邊利用攤尸法吸引天地大氣。就這樣,我和謝堯夫成了莫逆之交。

謝堯夫家住中壢,來台北唸書住在建中附近的宿舍內。某個星期天早上他到公園裡遇到有人在教太極拳,於是跟著練功學拳。學著學著,竟然成了老蔣侍衛長嫡傳關門弟子。因為練功太過用心,以致學業退步被留級,我倆這才漸漸少了連絡。

有個高二才轉入的同學,常常和我們分享他與女朋友舌吻的經驗,害我欽羨不已很想親身嘗試看看。

高二下學期時有次和中山女高舉行班級聯誼,到某個溪邊烤肉(地點真的忘了)。當男女雙方介紹認識時,我一眼就看到某個女孩臉很白,個子瘦瘦高高的,有些恬靜,也有些赧然,是我喜歡的那型。烤肉完畢的精彩活動是雙人划舟,我心中一直祈禱上天要讓我和那個女生共船,哈咧嚕呀,上帝很大方地將這位女生賜給了我。在船上,我耐住快要爆炸的歡喜,慢慢詢問這位女生的身家背景起居喜好,這女孩子還算大方,應對得體。

等到搭乘公車回台北的路上,我看著坐在別排座位臉向著窗外的那個女生,心中不斷地天人交戰。是要唐突地上前表態我喜歡你?或是細水長流慢慢熟悉後再彼此告白?天哪,荷爾蒙高漲的感覺讓我上下兩邊都昏了頭。等到台北車站大夥紛紛換車回家之際,我鼓起勇氣對那女生說,「我能不能下次和你出來看電影?」那女生一愣,低著頭跑到中山女高主辦人耳邊竊竊私語半晌,我要坐的公車還沒來,女主辦走過來賊笑嘻嘻地說,「她跟我說,她年紀比你大,不合適啦。」

轟!天打雷劈,我第一次的告白就這樣被明白拒絕了,而且,對方所持的理由,竟然只是因為我出生月份比對方小。原本被內分泌塞得滿滿的血管頓時被放空,體內空蕩蕩的感覺讓我幾乎不能言語。

坐在回家的公車上,我不服輸地想著。不,老天曾經這麼仁慈地將她交到我手上,不可能又這樣殘忍地將她奪走。我從口袋掏出一個銅板,很戲劇化地想,若是擲出大頭,我就要不顧一切繼續追求,若是背面,我只好任命放棄。我將銅板丟向空中,伸掌接住定睛望去,是背面。我被老天遺棄了。

» 建中生涯(上)

» 建中生涯(下)

Re:建中生涯 (中) 杜生之 | 2005-09-11 18:00:00

說到古典吉他社

我有一次賣面子去聽敝母校古典吉他社的發表會

當中有一首改編自巴哈大提琴無伴奏的雙吉他版本

聽完之後...只有一種感覺...

好險巴哈沒聽到,要不然他會瘋掉

Re:建中生涯 (中) darkgreen | 2005-09-12 01:41:01

在當妻奴、孝子之餘還能擠出時間寫這麼精彩的文章

給你拍拍手^^

Re:建中生涯 (中) lauej | 2005-09-12 02:11:27

好個建中生涯,給一大拇指。

我也好想寫我高中專科的故事,不過要是寫出來,

我可能被拉去槍斃一百次都不夠。唉~

Re:建中生涯 (中) Takol | 2005-09-12 02:37:28

to 杜生之,

既然是學校,就別計較這麼多了。而且,提琴和吉他表現手法迥異,敢於這般嘗試的需要大家的鼓勵,你就別氣啦。

to 墨綠姨,

感恩啊~但是不敢自稱為妻奴,否則老婆會把內褲丟到我頭上,要我燙平給她穿...

to lauej,

你是酗毒還是搶劫啊?好期待你的故事。

Re:建中生涯 (中) Tracy | 2005-09-12 08:55:36

哈哈~~~ 我看到你的建中生涯!!

不過我要和你說,

在我們七年級生北一女的女生應該長的不是很 OK~~

你應該要挑景美以下的喔~~~ 而且這麼年輕就看 a 這樣不會影響發育嗎??

而且年紀小的男生可能對女生來說,長的一點都不成熟啦!! 就不要太在意,

因為更何況,你們那個時候不流行姊弟戀呀!!

Re:建中生涯 (中) 杜生之 | 2005-09-12 09:16:01

唉,重點不是改編,而是技巧啊

我彷彿還可以聽到那個一直打嗝兼結巴的無伴奏

所幸,都過去了

至於lauej的專科生涯

我也很有興趣哩

該不會...有我寫過的情節?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壹 加上 陸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