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3 Takol | 分類: | 2016-10-14 19:01:41

小萼微轉過臉低聲說:「趕緊走。」

我瞥見小萼的神情充滿了驚慌,再瞄了一眼小雪和阿劍,他倆不動聲色兀自坐在廟埕納涼。我瞪著阿劍陰沈的臉,想到王佑迦和芫兒的性命該由他負起全責,一股憤怒自腳底冒起,瞬間湧出肩後,帶起一陣小旋風,無形地往阿劍迅即射去。阿劍眼光一亮,臉色益加陰險,嘴角冷笑不減,將手一揮,陡然間,我感到一股酸冷的殺氣襲來。咬緊牙齦,我賣力地運氣相抗,讓那股冷冽的氣息不至影響我的氣動。我應該也能的,我也可以像阿劍一樣用氣流導引外物運動。

遠遠瞧見小雪似乎嘆了口氣,慢慢起身走到阿劍身旁,拍拍阿劍從籃球架垂下的小腿,那股正在讓我全力運氣抵擋的殺氣立即消除無蹤。「哐啷」不知道哪裡傳來一個重物墜地的聲音,八成是阿劍又故技重施,打算用外氣運動物品攻擊我,卻被小雪阻止了。

「別惹麻煩,好嗎?」小萼帶著哀求的語氣催促我離去。

我喘著氣收回氣息,四下打量了一下環境,拉著小萼的手,退回剛才日式拉麵餐館那條巷子,往反方向疾步前進。

「他們怎麼盯上我們的?」

小萼搖搖頭,「太快了,一定有人幫著他們在注意我們的行蹤。」

「難道小雪他們和警察合作?」

「是有可能,外宗一直以來都和國安勢力關係良好。」

「糟糕,這樣警察不就也知道我們的所在。」

小萼回頭察看身後有無跟蹤,小巷路燈陰闇,除了我倆之外沒有其他動靜。急促地說:「這倒不用怕,外宗僅管和我們不合,卻也不願意外人介入內外宗之爭。」

我不太相信這話,假若王佑迦和芫兒的性命是阿劍所害,加上警方埋伏在現場,代表著外宗這回準定是決心要消除內宗等人。可是,為何剛才小雪會阻止阿劍和我的爭鬥?就算不願意無關的路人被捲入一場激烈的氣功之戰,此刻他倆也該追上來下手才對。

想到這裡,我迅即地躍起,扭起腰力在空中轉了一圈,確認附近民宅、電線桿、垃圾堆後方沒有埋伏。這倒奇怪,莫非我的揣測全然錯了?

衝出巷子,來到小鎮南向一條車輛較多的主要幹道,我和小萼略微放緩腳步,沿著人行道走到街口等待號誌。旁邊一間薑母鴨宵夜店,耀目的燈光將半個路口照明得異常清晰,我稍稍放心,如果剛才小雪不願意在廟埕那裡引起打鬥,這裡往來人車不少,應該也沒事才對。

「我們要往哪裡去?」

「先過馬路,對面應該能夠找到公車往東邊。」小萼沈吟片刻才說。

「公車速度好慢,難道不能招輛計程車?」

小萼苦笑,「這裡不是大城市,你這一路上有見到任何一台計程車嗎?」

我抓抓腦袋,這話說的也是。我在大城市住習慣了,一切的行為和思維都被圈養固定,完全不像四處任務的小萼,懂得該怎樣在城鄉之間適應生活。

不安地倒數著另外一個方向的人行燈秒數⋯⋯51⋯⋯42⋯⋯天哪,這裡的紅燈怎麼會要這麼久?⋯⋯36⋯⋯28⋯⋯阿劍要揮手才能放出殺氣,我好像不需要這麼麻煩,嘿嘿⋯⋯24⋯⋯小雪今天沒有戴帽子,廢話,現在是晚上,難道是要遮月亮不成⋯⋯16⋯⋯剛才廟埕的戲台演的是什麼,好像有一台是歌仔戲,旁邊是鋼管秀⋯⋯8⋯⋯快要可以過馬路了⋯⋯

忽然聽到站在我身後警戒的小萼驚叫一聲「不要」,腦後「咚」的一震,剩下最後一點印象是我的臉貼在人行道上,從薑母鴨店擺滿桌椅的騎樓漫出的髒水,流往路旁下水道,淹過我的臉頰,濕濕的,涼涼的。

接下來我感到好睏,就睡著了。

晃悠醒過來時,我感到眼睛被酸澀的眼屎糊住,待要伸手去抹,從肩舺處傳來刺痛,全身痠軟。索性將臉在枕頭上面來回磨蹭,溫溫軟軟的枕頭,白淨的枕頭套還留著柔軟精的香味。

咦,我在哪裡?

掙扎地坐起身來,腦袋還頓頓的,沒辦法好好地思考。我在一間臥房裡,旅館房間的格局,室內光線昏暗,窗簾緊密地拉上,但從地板角落隱約的一絲光影晃動看起來,現在是白天。我低頭看看身上,還穿著剛才的衣服,腰包緊緊纏在腰上。

等等,剛才?

剛才我和小萼在等紅綠燈⋯⋯小萼到哪裡去了?

我深吸一口氣,記憶從腦後像是爆炸般湧上來。糟糕了,小萼在哪裡,我得立刻找著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渾身不對勁,腳步輕飄飄的,重心一直歪向右側。鞋子?在床旁邊,要套上時有點吃力,這才發覺到兩隻腳都浮腫起來。

匆匆跑進浴室上個廁所,用冷水抹了抹臉,打開浴室門,嚇得我後退三步。

小雪在門口淺笑望著我,阿劍不作聲地站在她後面。

「你們?」

「放輕鬆點,是我們救你回來的。」小雪一直保持著笑吟吟的表情,看久了有點假。不過老實說,還是挺美的。

我走回床鋪,冷哼一聲重重坐下,小雪在屋角的單人沙發悄然入座,阿劍倚靠在門口附近,雙手叉胸。奇怪了這小子怎麼就是這麼討人厭,一付死樣子,好像我欠了他八百萬似的。

「你身體還好吧?」

「沒死,還能動。」打算冷漠以待,但面對小雪這樣的天然美女,實在很難板著臉孔維持超過十秒鐘。「小萼呢?你們對她怎麼了?」

「小萼?」小雪和阿劍對看一眼,「我們抵達路口的時候,只看到你一個人倒在地上。」

「哼,做賊的喊捉賊,不就是妳們偷襲我的嗎?」

「唉,誤會大了,我們可是打算要來救你的呢。」小雪唉聲嘆氣地嬌嗔。

「救我?」

「你被警方通緝了,現在新聞頭條就數你最紅。」

阿劍從皮褲口袋掏出一張折疊得四四方方的報紙,遠遠地扔向我。報紙在空中緩緩飛翔,好像有個隱形人在下方托著。我一把將報紙抓下來,在一瞬間的感應當中,立即得知那股托住報紙的氣是如何運作的。

原來如此,下次看我也怎麼來回敬你。

匆匆看完新聞報導,不意外地,檢察官和警方都將民意代表和另外二名死者命案的主要嫌疑人指向我。想到芫兒的死,我怒火頓生,牙齦一咬,雙腳一點,飛也似的衝向阿劍,舉起右拳朝他下巴揮過去。阿劍雙眉一軒,左手擋住我,右手順時鐘劃了個圈,我的身子在空中不由自主地轉動起來。失卻了重心倚賴,我的視線變得混淆不堪,猛地想起芫兒教我的一個身法,運氣逆轉脫卻阿劍的力圈,食指猛戳阿劍右上臂天府穴。這個穴道若以錯手封閉,阿劍肺部主動脈必定受挫,輕則久咳,重則吐血。可惜我的臨敵經驗不足,氣勁入穴後未及側錯再入。阿劍大吼一聲,左手崩勁將我推送回來,我整個人重重地撞在床頭牆壁,痛得我眼淚立刻飆出來。

小雪大喝:「都住手!」

淚眼迷濛中,我看到阿劍已經運氣飛起整台電視機,準備扔過來砸我,聞聲皺眉將電視機放下,左手摀著右手臂,似乎還是被我所傷。

「你幹嘛,我說過了是來救你的。」小雪不客氣地指責我。

「他已經被憤怒蒙蔽了心眼,不會相信妳的。」一個中年婦女不知道何時走進房間,站在阿劍身旁輕聲說。

「你是誰?」我用盡全身力量,在錐心的痛楚中擠出這幾個字。

「我是小雪的師傅。你好。」直到此刻我才能仔細地觀察這位中年婦女的面貌,隱隱約約的,好像見到了哪個我認識的人。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肆 加上 伍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