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6 Takol | 分類: | 2016-10-19 11:30:01

千尋師傅說:「我打幾個電話,小雪,帶他去吃點東西。」

「等等,我得先搞清楚一件事情。」我轉頭厲聲斥問阿劍:「王佑伽和芫兒,倒底是不是你殺害的?」

阿劍沈默不語,千尋師傅溫柔地出面勸解:「你誤會了,阿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別著急,我過一會兒問清楚狀況後,帶你去找著小萼,你便會明白的。去吧,你大概餓了。」

我相信千尋師傅不會騙我,對阿劍卻依然半信半疑。我的確是餓了,從腰包掏出手機看時間,竟已將近下午五點。隨著小雪阿劍下樓,原來我還是在昨晚那個鎮上。進了餐館,我點一份簡餐外加兩樣小菜,小雪端著菜單看半天,只要了一杯飲料,阿劍搖搖頭表示不需要。

「你說是來救我的,莫非事先就知道我會有危險?」我問小雪。

「⋯⋯還是讓師傅跟你說吧。」小雪帶著微笑,但態度堅定地不肯透露詳情。

我無奈地掏出手機把玩,快沒電了,幸好腰包裡有行動電源,翻出線材接上。小雪也側身從時尚的包中拿出她的手機察看,只有阿劍兩手空空的,瞪著天花板。哈哈,我猜阿劍他和小萼芫兒她們一樣,也是不喜歡使用電子設備的古人一掛。想到手機沒了通訊卡,想到小萼,我的心情變得低落,隨便玩了幾回遊戲,收起手機,看著桌子發呆。

「你學氣很快。」我嚇了一跳,竟然是阿劍主動開口和我搭話。

「是嗎?我從小就有氣感喲。」隨後將我小學時期開始感應掌氣的故事,簡單地說了一回。小雪饒有興味地聽著,時不時插話詢問細節,就連阿劍也專心地聆聽。

「難怪你才跟著王佑伽他們半年,氣功便突飛猛進,原來是天生氣感。像是你這類人我們以往也遇過幾個,但鮮少能學習得如此迅速。或許你生理和心理上就適合練氣,種種條件配合,因此才能同時修習內氣和外氣。」小雪思索分析說。

「你是如何偷學我的御物術的?」阿劍問。

我瞪了他一眼,「偷學?你那點小把戲明明白白地晾在太陽底下,我不過是依樣畫葫蘆罷了。」

小雪解釋說:「我們幾個,我猜就連師傅,都無法十分明確地掌握身旁周遭非關自己的氣息流動。阿劍從小對於御物就有興趣,花了不少時間練習。老實說,儘管阿劍不藏私地告訴過我他是如何用外氣拾起物品,但我從來不曾確切感應到他的手法細微變化。剛才你不過是接住他用外氣拋來的報紙,轉瞬間就能掌握箇中訣竅,我也非常好奇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嗯,該如何解釋呢?我試圖將我能感應到大氣之中氣息抖動變化,還有如何用氣撥動波浪的心得說明給小雪阿劍二人,他們仔細聽著,臉上滿是疑惑不解。

「你們都練過氣,總該能夠在體內清楚地描繪出氣鬚氣團氣柱吧。就是這種概念,只是將身體範圍擴大到更遠的地方,從肉體神經的反映,轉而用皮膚髮絲去感應。」

小雪尷尬地回答,「師傅不曾傳授太多內氣的修習之術,說實話,我們雖能運氣周天強身,也能凝氣運用,譬如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聽到的遠距傳音便是,但,我沒辦法像你這樣,很清楚地知道氣息的所有細節。」

我看看阿劍,他也搖搖頭。

「好吧,或許這就是內外二宗的差異所在。」我試圖自我解釋。原來就連我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小雪,和高超有如復仇者聯盟成員的阿劍,都存在某種先天限囿。

「說起來你也是內宗傳人,為什麼王佑伽沒有禁止你練習外氣?」

「我說過,王佑伽從來沒傳授過我任何練氣的方法,所以嚴格說起來我並不算是內宗。只是跟著芫兒小萼她們一起練過氣,莫名其妙地就和他們走在一塊兒。」我向小雪解釋,同時也不禁好奇起來,對喔,為什麼我從半年前在捷運上偶遇芫兒她們之後,就勤奮地定期造訪協會,始終不怠。

小雪咬著指尖,點點頭,陷入沈思當中。我也是。

—— ——

阿劍忽然抬起頭,我也在那一瞬間感應到,千尋師傅在遠處隱約地呼喚我們回去。

好吧,我得承認用氣息招喚他人這招很酷,不過現代人人都配戴有手機這種的通訊產品,幹嘛如此麻煩?轉念想到,我雖然也有手機,但現在卻完全無法拿來通話。看來透過大自然行止,這才是最妥善的方法。

我和小雪、阿劍走回剛才那間旅館,千尋師傅開著一輛高級轎車等在樓下。

「我們去漁港。」千尋師傅等我們坐定後,簡單地說明目的地。

我心中忖度:去漁港幹嘛?莫非小萼被某方人士劫持到那裡了?剛才千尋師傅保證,王佑伽不是阿劍殺害的,難道就是那個不明人士所為?我該相信千尋師傅等人嗎?

車程十五分鐘,來到一處近海漁港。車門才剛打開,魚腥味夾雜在海風當中撲面而來。將近黃昏時分,大部分的漁港都出外夜撈,寥寥幾艘木製漁船縛在港中,隨著內港波浪晃動,偶爾相互碰撞彼此船身舷彎處綁著的橡膠輪胎,傳出輕微的摩擦聲。

「小萼也在這裡嗎?」

「沒錯,但事情的發展超出我想像。」千尋師傅猶豫地說:「你得答應我,待會兒無論看到什麼離奇的事情,都不要衝動。最好你不要出面,一切由我和小雪、阿劍來處理。」

「為什麼?」

「唉⋯⋯跟著我們來吧。」說完,千尋師傅領路,穿過漁港邊唯一的產業道路,轉過山坳,到了旁邊一處修理漁港的船塢。天色漸漸暗了,船塢洞開的大門裡頭闇沈,看不清楚裡面有無待修的船。建築物左側有道鐵製樓梯直通二樓,由塵埃蓋滿的窗戶看進去,裡面點著昏暗的日光燈。

千尋師傅要阿劍摸進船塢,交代我千萬別進二樓辦公室,只可以在門外守護退路,自己和小雪蹬蹬蹬毫不掩藏行蹤地踩著樓梯,扭開塑鋼門,走了進去。

我小心翼翼,一階一階緩緩爬上樓梯,留意別發出太多聲響,直到接近二樓辦公室門口,伏身在門旁的窗台下方,豎起耳朵聽著屋內的對話。

「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肯放棄當初的想法?」千尋師傅在對誰說著,對方沈默沒有回答。「那時我曾對你說過,你太過憤世忌俗,對於社會責任太過理想,你始終不肯接受我的意見,這就算了。你我之間對氣功修習的意見不同,這也都罷了。但是,你何苦傷害自己人,就為了爭一口氣?」

千尋師傅這是在對誰說話?我心中隱約升起一股恐懼。偷偷直起身子,悄悄地從窗戶玻璃偷看進去。千尋師傅面露不悅地朝著我所在的窗戶內,一張沙發裡坐著的人嚴肅地講著。這人倒底是誰?隔著薄薄的鐵皮牆壁,窗戶內就坐著那個綁架小萼的人士,他倒底是誰?

「叔叔,該放下的時候就要放下,不然大家都會傷心哩。」小雪保持著微笑也對著這不明人士勸說。

一個我十分熟悉的聲音回罵:「憑你這小妮子也想對我施展御心術?不去問問你師傅,當初是誰想出這招的。」說著這人站起身來。

我深吸口氣,不需要這個人轉過身子我也認識他。他就是偽裝成國中小男生身材的王佑伽。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壹 加上 貳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