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2 Takol | 分類: | 2016-10-09 15:54:07

在列車上小萼悄悄恢復了先前的身高和面貌,我勉強自己如常地和小萼說笑了兩句,她保持著冷冷的回應,我也就不堅持得到她的笑容。

將近晚上九點多,我和小萼來到這個城鎮。和其他地方一樣,火車站前的馬路永遠是最熱鬧的,計程車司機懶洋洋地蹲在火車站出口招徠客人,小吃店門口隨意亂停著機車,唯一的百貨公司也是鎮上最高的大樓差不多就要打烊休息,學生們從附近的補習班下課走出來,騎腳踏車或機車紛紛離去。

我問小萼:「這裡也有你們的避難所嗎?」

小萼搖搖頭。「要到另外一個鎮上,這裡人太多。」

「我有點餓了。剛才在列車上雖然有買吃零食,但現在想要喝點熱湯吃點肉類的東西。」

「那⋯⋯好吧,前邊的路邊攤怎樣?」

「想吃好一點的,」我稍微耍點任性,「這兩天都沒有好好吃飯,不只想填飽肚子,還想要花錢。」

小萼微笑起來,偏著頭想了想。「這樣呀,可是這個時間大部份餐廳都已經休息了,去哪裡找東西吃好呢。」

我習慣性地想要拿手機查網路上的推薦美食,想起通訊卡被小萼丟掉了,只好頹然放下手機。

「邊走邊找吧,順便認識一下這個地方。」

小萼「嗯」了聲,兩人沿著大馬路漫無目的地逛街。大約走了二三十分鐘,來到一處廟埕,好像有人在酬神唱戲,擠滿了民眾和小攤販。我和小萼避開人群,走到一旁的小巷子,有間賣日式拉麵的餐館從外面看起來裝潢挺優雅的,我推門進去,餐館裡沒有其他客人,老闆獨自站在櫃台後面看店。

「不好意思,請問還有在營業嗎?」

「有。」老闆的聲音好宏亮,嚇了我一跳。「想吃什麼。」

我回頭招呼小萼一起進來,找了個靠窗的座位。

「我要豚骨拉麵,還要加一顆溫泉蛋。」我說。

小萼看著牆上手寫的菜單出神,過一會兒才點了份日式烏龍涼麵。

「討厭,我也想吃涼麵。」我賴皮地說。

「要不你再多點一份。」

「你分我吃兩口,好不好?頂多我的拉麵也分你吃。」

「你很煩人耶。」

我嘻嘻笑著,伸手蓋住小萼的手背,小萼動了一下手臂,沒有抽走。

「我從小就這樣,聽到別人有的,我也想要。可是如果真的全給我,我又不喜歡了。」

「怪毛病。」

「我媽也這樣說,」我點點頭。「小時候每次出去吃東西,她都會等我先點菜,看我猶豫著想吃哪樣最後卻沒買,她就會點那一道,然後再分我吃。」

「你和你媽的感情很好。」

「還可以吧。你呢,你的家人都住在那裡?」

小萼疑惑地看著我。「你一直都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我反問。

「王佑迦⋯⋯他是我爸爸呀。」

「蛤!」我大叫一聲。「那芫兒呢?」

「我姐。」

「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

「我一直以為你知道。」

「我⋯⋯」我搜尋腦中這段日子以來的記憶,的確沒人跟我提過這件事情。是了,我一直都很好奇,為什麼小萼和芫兒會待在協會裡跟著練氣,但沒機會跟誰聊到這件事情。這麼說來,的確一切都合乎道理了。

「為什麼妳都直接叫他王佑迦。」

「因為他就叫做王佑迦呀。」

老闆送涼麵來,小萼分了一半夾到小碗,端到我面前。

「先吃點吧,你不是說餓了。」

我一邊唏哩呼嚕兩口就把涼麵吸吮下肚,一邊滿頭問號思索著,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想不出來。

「你和芫兒的媽媽呢?」

「我媽死了。芫兒和我不是同一個媽媽生的。」小萼面無表情地說完,低頭吃她的涼麵。

「這樣呀,很抱歉。」

我的拉麵送來了,熱騰騰地直冒著蒸汽。我先一口吃掉半顆溫泉蛋,然後才慢慢撈著拉麵大口吞下。老闆走到櫃台後面,拿毛巾擦乾手臂,扭開收音機,餐館角落的喇叭流出西洋爵士樂,不知名的女歌手,充滿磁性的嗓音滄桑地唱著七〇年代的老歌。

我噗嗤一笑,「你不覺得在日本拉麵店裡聽這種音樂很好笑嗎。」

小萼搖搖頭。「我不聽音樂的。」

「你平常都做什麼消遣。」

「殺人。」

我嚇了一跳。「我不是說這個。我知道妳們出任務難免需要取壞人性命,但,這不能算是消遣。」

「不懂,怎樣才算消遣?」

「呃,就是妳有興趣,而且願意花很多時間在上面的事情。有些人喜歡畫畫,有些人喜歡玩電動玩具。」

「我喜歡殺人。」

「別開玩笑了,有誰會喜歡殺人這種事情。」

小萼聳聳肩,她的涼麵原本份量就不多,而且又先分給我一半,剩下的很快就吃光了。「應該說我不討厭就是了。計畫妥當,只要照著步驟執行,很快就結束。而且我們用氣功殺人,不需要當面見血,只要事後透過警方消息或媒體報導確認就好。」

「可是⋯⋯你不會有罪惡感嗎?」

「你讀過卷宗吧,如果大部分的罪證都是你親自花時間調查確認,然後根據當事人的生活習慣尋找恰當時機,設計進場路線,安排退場工具,那麼真正下手殺人的時候,你心中想著的只是各個計畫細節,該當如何確實執行。」

「那可是一條生命呢。」

「我們的目標對象,每一個都是直接或間接殘害了百十倍生命的壞蛋。」

「⋯⋯說來是沒錯,但畢竟這個任務對象的性命是在你手上終結的。」

「難道那些無辜人民的生命我沒有親眼看到,就和我無關了嗎?他們的冤屈該向誰投訴,他們的正義該由誰來伸張?」

我無奈地點點頭。「這樣說起來是沒錯,我們習武之人,本當以己之力保護無辜弱者。可是當不幸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該要設法將歹徒繩之以法,而不是私刑了斷。」

「為什麼不可以?」

「你可能會犯錯,傷及其他無辜。」

小萼嘆口氣。「曾經有一次,我們認定了某個黑道份子胡作非為,危害鄉鎮,只是還在尋找適當時機下手。就在我們暗中跟蹤觀察的期間,又親眼見到他重傷害了一位老實的商人,只是因為在當地政府的標案參與競價,就被押到郊外由一夥歹徒持球棍圍毆教訓,結果傷及腦部,救回一條性命但從此下半身癱瘓。如果我們能夠及早出手終結歹徒,就有機會救那個商人,就不會製造更多的社會悲劇。從那件事情之後,我告訴自己,面對歹徒遲疑不決,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同流合污。」

小萼很難得會如此義憤填膺地說了許多,我默默地聆聽,儘管這依舊只是個案,但的確很多時候只要我們多做一點,社會就能夠少受傷一些。

回過神來,一碗拉麵已經被我獨自清光,原本還想分小萼一些的。

「不好意思,拉麵都被我吃光了。你還餓不餓?」

小萼站起身來。「我平常就吃不多。這頓給你請,我剩的錢不多了。」

我掏出皮夾察看,身上留有一點零用錢,估計要支付兩人基本生活花費應該不成問題。付過帳,走出餐廳,廟埕的戲台還在翻天鬧地地唱跳著。才剛跨出兩步,小萼忽然停下來,橫跨一步擋在我身前。我越過小萼肩膀看去,廟埕前的觀眾區最後方,小雪光鮮亮麗地坐在板凳上捏著一支冰淇淋慢慢舔著,昏黃的路燈下,小雪的肌膚依然白皙可人。我順著小萼的眼睛看向另外一個地方,阿劍跨坐在廣場籃球架上,低著頭冷冷地看著我和小萼二人。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柒 加上 柒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