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難為也要為 Takol | 分類:純粹網誌 | 2015-03-11 00:33:21

目前的工作自2012年到職至今近三年,刻正進行研發中的產品,係我自個兒由無至有,一手憑空打造起。從定義產品功能,開發前端後端程式,撰寫產品文件,完成一個銷售至全球的產品;然後延攬人才,建立團隊,擬定規則,衍生文化,創造一個創新且有趣的工作環境。可以說1998年轉換到電腦資訊產業後,我一直尋求得能發揮自傲的才幹所需要種種工作契機,這兩年中我全都擁有。

理論上我應該是非常高興的了,但,卻一直高興不起來。

個人部落格之所以荒廢,原因之一是平板手機很方便,拿起來滑滑滑就足以消磨一整個晚上,與以前小黑筆記電腦時刻不離身,但除了寫部落格外沒別的事好做相較,玩 App 看臉書輕鬆多了。還有,工作中的產品開發挑戰十足,耗費掉我白日裡所有的創意與心思,下班回家只想休息,再也不願意如同以往拚命挑燈夜戰,持續利用個人時間做些小專案,希冀能累積愈多技術與經驗,應用在工作上爭取更多發展空間。於是,寫部落格成了不有趣,嚴格說起來還是個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得要構思,撰稿,修潤,找圖,等到一切就定位,原本期待得能「抒發」的心情,成為「好累」的底蘊,因此愈發懶得寫。

部落格荒廢也就荒廢,有時回頭看看,2004 年起的 blogging 筆耕,差不多也就等同於今日在臉書上按讚與分享,價值不挺高。舊文中除了紀錄生活照片、撰寫回憶錄還算有趣,其餘內容根本經不起時間考驗,十年前分享的影片、網站,現在徹底斷了連結,成為廢文。

所以不想再寫文。沒了分享的心情,少了努力的衝勁,這一切若是歸咎起來,還都是工作中的產品開發在作怪。

以前當部屬,很容易就可以將工作中的困境怪罪到上司錯誤的抉擇、公司詭異的規定,然後放下,轉身走開,去找另外一份工作。而今這個產品是我做出來的,所有的好與壞,我都得一肩承擔,沒有半絲餘裕得以怪罪他人。即便偶爾想要推責任給我的上司,但換角度替他想想需要面對的業績壓力與種種困難,竟又只能為他嘆息,同情他亦難為。

只是習慣性的,在同一個工作崗位待了兩三年後,不免想要換個環境試看看,希望可以找到更好的老闆,更高的薪水,更棒的工作內容。

儘管憑藉這兩年來的工作實績,假若一旦飄然遠去,我有自信一定能夠找到更佳的工作機會,但思及好不容易招募成立的部門裡,男女老少的同仁們,該要如何照料他們未來的發展,安撫因為我離開造成的人心舛動,實在難以就這麼放下,瀟灑的走開。

有次跟同事說:我是在當了爸爸之後才學會如何當爸爸,也是在當了主管之後才懂得怎樣當主管。這是段廢話,可裡頭有許多說不出來的辛酸。

這兩年之間,我開除了兩位同仁,招募了七位部署。規定不准加班,定期舉辦 team building 活動,種種努力全都不是為了自己,想方設法讓部門運作如意,花費無數心思培訓後進,給予機會讓每個人都得能成長,並適時提高標準要求成果藉以刺激同仁進步。這些隱性且持續的團隊經營,和以往只要寫程式就能跑出結果的工程師作業相較,乏味且疲心。但我不能不做,一個人再力大,雙拳難敵四手,若能尋得輔佐良才,那才可貴。

因此,在難為當中,我依舊得要往下走。不是為了收入,也不真的是為了照顧他人。我在磨練自己心性,逼迫自己面對不舒服的情境。

我喜歡玩 iPad 上的四川麻將遊戲,與一般追求迅速過關不同,我自虐般地規定自己無論怎麼找不到配對的牌組,也得要忍住伸指去按提示的衝動,逐行逐列逐張慢慢尋找隱藏在牌堆內的可能。這種鍛鍊進行了三年,我發現非常有效,以往只要不耐煩,就會想要起身走人。現在稍微懂得忍耐,而且能夠放慢呼吸,靜觀世間變化。

這樣的改變,源於四川麻將的鍛鍊,也源於工作困境的磨練,還不知道這樣的改變對後續人生有否助益,但我只是一直這樣做著。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玖 加上 捌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