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25 Takol | 分類: | 2016-10-18 15:28:07

蹣跚地走到浴室打算上個廁所,來到房間門口處⋯⋯外面可能有人。我不太懂得為什麼自己會知道門外有人,但隱約之間有個印象,我所認識的人會從門外走進來。

轉身拉開門,小雪和阿劍站在門口看著我。

「咦?是你們。進來吧。」

「你醒了,身體狀況還好吧。」

「嗯。」我平靜地面對小雪的關心。

阿劍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折疊得四四方方的報紙,還沒拋出,我張手一抓,隔空就將報紙抓進手裡。阿劍吃了一驚,我懶得理他,這個討厭鬼。不出我意料地,從報紙的報導內容看來,檢察官和警方都將民意代表和另外二名死者命案的主要嫌疑人指向我。

「你是我們從路口救回來的,我和阿劍抵達時,你獨自一人趴在街上。」小雪張著大眼睛說。

我細聲地道了謝。

「你是在等我嗎?」尚未闔上的房門走進來一位中年婦人,和顏悅色地問我。

「您是⋯⋯小雪的師傅。」奇怪了,好像是我見過這位婦人。對於這些個對話,感到類似卻又不完全熟悉。很像是我們偶爾會做的『經歷夢』,走到某個第一次造訪的地方,明明確定沒有來過,但覺得很熟悉,回憶起來似乎是在夢中曾經來過此處。

眼中望著婦人的笑容,很溫柔,但和小雪的笑容一樣,看久了覺得很虛假。等等⋯⋯笑容⋯⋯我腦中一片混沌,眼前三人的身影似乎和另外一層影子重疊著,十分模糊,好像在看動畫片,平面而不立體。

慢慢地,我感到腦葉中隔處傳來一陣溫暖,很像是長時間鼻塞之後,鼻竇終於通暢開來的感覺。我明白了為什麼對於這些談話內容似曾相識,因為,這可是第二輪哪。前一輪的故事內容,飄忽之間從腦海深處緩緩浮現,原來如此,我是自願放棄徹悟之心,以求生活在此世間。

我抬頭再望向小雪等三人,呃⋯⋯不妙,我失去了看透氣息的能力。見山,又是山了。

小雪似笑非笑地看著我,「你還好吧。」

「我⋯⋯」我該怎麼向她解釋,我已經非我這件事情呢?那種寂寞與憐憫的心情,又爬上心頭。金庸小說裡的獨孤求敗,到了武道最高峰境界,可能就是這種感覺吧。

—— ——

忽然間,小雪摀著嘴咯咯笑了起來,阿劍嘴角雖然沒有揚起,眼睛卻逐漸略彎。那位中年婦人也是在微笑,這次她的笑容看起來就沒這麼虛假了。他們是在笑我什麼?

「我知。我識?」頭一回見到小雪這般俏皮地說。

「好了,小雪,別再逗他了。」婦人笑著斥止小雪。

蛤?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呢,都是小雪的主意,戲弄了你一下。」婦人抱歉地說著,但臉上還是帶著笑意。

「我不懂。」

「剛才,你經歷了一次御心術的引導。你相信自己有能力掌握這個宇宙的奧秘,成為先知聖者。」

「所以⋯⋯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遲疑地問。

「對不起,都不是真的。所謂御心術,說穿了,就是俗稱的催眠術,只是一般坊間舞台表演的催眠術,多半只是事先談妥的精心設計表演。我們練氣者的御心術效果更強大,利用氣息和話語輔助,讓受術者以為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主動意識,渾然不覺有被外界干擾。」

「⋯⋯」我更加難以置信了。「你是在什麼時候開始對我施展御心術的?」

「從我向你說明御心術的原理開始,」小雪的師傅解釋說。「得先讓你放下心防,真心相信我說話的內容,我的氣才能進入你的心,在你沒察覺的狀況下,從旁引導你的思維。」

我繞室疾走。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哪個才是真的呢?

我停下腳步,重重在床鋪坐下,用雙手捧著頭。要是小萼在這裡就好了,她雖然一定會故意嘲笑我,甚至會踢我兩腳,但她肯定會真誠地關心我、安慰我。

感到一雙手輕輕按上我頭頂,一股溫潤的氣緩緩浸入我腦部,我知道這股氣沒有惡意,便任由她輕巧地在我腦額葉與顳葉間搬弄。漸漸地,我的憤怒平息了,思緒清明了,剛才真正發生的事情我逐漸回憶起。

前一輪⋯⋯好吧,姑且讓我們用這個單位,來描述適才那次我的經歷。

前一輪時,有如小雪師傅所述,在她向我傳授御心術原理的同時,小雪其實一直在旁插嘴說話,暗示或導引我朝向某個思考方向前進。只是不明原因地,我一直沒『聽見』小雪的聲音,自始至終都以為自己是在和師傅對談,思考,徹悟。即便是我『見到』的氣息川流影像,也只不過是小雪湊在我耳邊告訴我的編劇畫面。

等到我徹底以為自己頓悟了,沈淪在自我感覺良好的至聖先師角色當中,小雪嘻笑地要師傅和阿劍陪她離開房間,以增加這場輪迴情節的戲劇效果。

⋯⋯哎呦,好可惡,我在阿劍面前出糗了,很不願意抬頭面對眼前這三人。

小雪拉起我的手,「好啦,跟你開個玩笑,誰叫你一直都沒有被我的御心術影響,所以我就請師傅示範一次真正的御心術,讓你知道厲害。」

我「哼」了一聲,帶著一點氣憤難休的羞赧,訥訥地不知該說什麼好。小雪的師傅果然是潛修氣功三十多年的高人,一出手就制服了我這隻猴子。但幸好這只是玩笑之舉,若是她有心相害,恐怕此刻我早就自圓其說地尋短去了。想到這裡,立起身來,恭恭敬敬地躬身詢問:「多謝師傅指點,小子受教了。還未敢請教,師傅如何稱呼?」

師傅莞爾一笑:「很多年沒有人直喚我姓名了。名字只是個代稱,不重要。幾年前我看過一部日本動畫片,很喜歡裡面的一個女性角色,就開始用她的名字自稱。你猜猜看是哪位?」

我愣住了,這位師傅的個性好像跟小雪有點類似,僅管年齡已趨中年,仍然喜歡嬉鬧。動畫片裡的角色呀,有誰的名字是這麼百變多端的呢?思及「百變」這二字,我心中便就有了主意。

「這容易,我大概猜得到。」

「哦?」

「不過,假使我猜對了,想請師傅您幫我一個忙。」我小有信心。

師傅揚眉,一副挺有興致的樣子。「說說看條件。」

「我想要請師傅幫我找小萼,她⋯⋯她對我很好,如果有難,我一定得幫助她。」

師傅點點頭,「這倒不挺困難。」

「謝謝。」我稍稍放下心,「師傅的匿名,是千尋吧。」

千尋師傅笑了,小雪笑了,阿劍在旁冷哼一聲,算是稱讚我答對了。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肆 加上 柒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