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氣》18 Takol | 分類: | 2016-10-02 10:50:20

小萼摀著嘴,眼睛瞪得老大,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芫兒躺在牆角,臉神安詳地好像只是睡著一樣,但是我心中知道她已經死了。王佑迦用力壓著腹部,滿頭大汗,手掌和腹部之間緩緩溢出鮮紅色的血液,他也快要死了。我上前兩步打算安撫小萼,小萼一掌把我推開,氣急敗壞地指著我,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害死了芫兒,害死了王佑迦。小萼哭著跑開,我待要追,回頭看看危殆的王佑迦,又看看小萼的背影,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醒過來,呼,是在作夢。

夢中超真實的場景還在眼前重播,芫兒的相貌和衣著栩栩如生,夢與現實之間的差異幾乎難以分辨。我從沙發坐起身來,平順了一下氣息。心中不解,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夢境呢?

耳畔聽到小萼也在夢囈,我越過沙發椅背關切,小萼仰躺在單人床上緊閉著雙眼兀自深睡,皺著眉頭的表情看起來好痛苦,眼皮底下的眼珠子猛烈轉動。忽然間小萼張開小嘴,口齒不清地說著:「⋯⋯不要,我⋯⋯不要⋯⋯」

我連忙繞過沙發走到床旁,想要搖醒小萼,又縮手不前。小萼的夢靨更加強烈,將手抬起虛弱地擋在胸前,我實在按耐不住,連忙俯身抱著小萼,在她耳邊小聲地說:「噓,沒事了,小萼,沒事了,我在這裡陪著你。」

小萼嚶嚶地哭了起來,我抬頭看她,小萼其實還沒醒,是在夢中哭泣。眼淚順著小萼的臉頰流淌下來,我用手指幫她將淚水拭去,卻拭不淨她的悲哀。我捧著沈睡中的小萼的臉,用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輕聲安撫:「小萼別怕,我陪著你,噓,不怕,我在這裡。」終於小萼的眼淚緩緩收起,囈語不再持續呢喃,面容恢復平靜。

我慢慢地站起身來,回到沙發坐下。我剛才怎麼會這般大膽?

思緒很紊亂,大概是還沒睡醒的緣故,所以才會做出平常不敢輕易唐突的行為,和小萼臉挨著臉這麼靠近。我心跳很快,心虛地連忙回頭看看小萼有沒有被我的心跳聲給吵醒。躺下,用薄被蒙著頭,打算再睡一會兒吧,悶了幾分鐘,唉,可睡不著了。

再度坐起,曚曨的晨光透過薄薄的窗簾隱隱出現,仔細聆聽,有麻雀唧咋作響,天亮了。

我穿上球鞋,拿起腰包,輕手輕腳地打開大門,走到屋外緩緩將門帶上。昨夜搭乘公車來此的路上,記得在前一站附近看到路旁有間小商店,打算前去買些食材作早餐,順便買一份報紙看看有沒有昨天的殺人事件報導。沿著小徑走回叉路,再轉至公路,路上沒有遇到任何人,公路上也沒有半輛車經過。低著頭走在公路旁的白線上,慢慢地太陽從海平面昇了上來,日光尚未炙熱,海風不吹,氣候舒適宜人。

我究竟是怎麼看待小萼的?更好奇的是,她對我的態度,只是無奈地接受了我存在這個事實,還是特別地與對待其他人有所不同?我一步一步順著白線步行,一幕一幕地回憶,從捷運上看到身高矮扁的小萼起,和她結識以來的種種故事。在協會練功期間,她對我異常嚴格,只要我練氣分神,小萼就會很生氣地拚命敲我腦袋,或毫不客氣地甩我巴掌。若是我頂嘴反抗,她會揍我更重,若是我閉嘴生悶氣,小萼反倒會收斂一些,然後在練功完畢後裝作沒事地拉我出外吃點東西。當然,每次都要我請客,小萼是絕不吃虧的那種人。

她看我的眼神又是怎樣的呢?其實我都有注意到,我和小萼兩人獨處時她從不正眼瞧我,但當有其他人在場,她就會躲在一旁偷偷看我的表情和反應。為什麼她會對我這麼有興趣,總是在意著我的舉動?

走到商店了,啊,還沒開門。我坐在商店門口的台階上,閉目養神順便練氣,大約過了半小時,聽到遠處有50CC老爺機車的引擎聲,一個看來大約六七十歲的阿伯送報紙來,瞥了我一眼,將小半疊的報紙拋到商店門口,嘟嘟嘟又騎著機車繼續往公路走遠。過了一會兒,商店後方傳來動靜,駝背的阿婆打開店門撿起報紙,我連忙道歉表明想要買東西。阿婆面無表情地用微微顫抖的手接過我的鈔票和零錢,我買了四顆雞蛋,不顧阿婆抱怨說買蛋哪有算顆的啦,又買了一條可能已經超過保存期限的吐司麵包,外帶一小包被冰箱凍得硬梆梆的起司,順便拜託阿婆幫我秤一斤青菜,和昨天賣剩下的半隻雞。

拎著大包小包的食材,和差點忘記買的報紙,順著公路往鐵皮屋的方向走回。太陽已經凌空,烈焰烤乾了路邊草叢的露珠,大清早吵死人的雀爭這時都平歇下來,海風開始帶來熱浪,我抬頭望向遠方的海面,耀光粼粼,平靜無波。一輛公車轟的由我身後開來,不多久,又掉頭從我眼前留下一抹黑煙開回去。

我走回小屋,站在簷廊下抬起手腕抹去額頭的汗,扭動門把,鎖著的。敲敲門,沒反應,又敲了敲門,等待半晌還是不見小萼來開門。我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側邊窗戶遮著玻璃上方往內眺望,室內空蕩蕩地沒有人。小萼到哪裡去了?

走回簷廊,想了想,伸掌抵住門鎖用點穴的震手用勁猛的一擊,構造簡單的門鎖應聲而開。我將食材和報紙拿進屋內,四下找了找小萼果真不見蹤影。到廚房去煎蛋,用餘溫解凍起司片,放在吐司麵包上用平底鍋烤得略焦。燙了青菜,將半隻雞剁塊煮湯,幸好基本調味料都有,嚐了鹹淡,雞湯口味剛好。將兩盤早餐端上餐桌,吐司麵包煎蛋佐青菜,兩小碗雞湯冒著蒸汽擱在一旁放涼。

我坐在餐桌邊翻閱著報紙,仔細端詳每一則消息,一直找到地方社會版,這才見到我期盼看到,卻又怕見到的報導:昨晚十時許,本市議員某某某遭歹徒侵入住宅殺害,死者後腦有瘀痕,警方初步研判係遭棍棒等外物重力毆擊,當場失去生命跡象。據警方表示,事發地點另有男女二名不明死者,分別陳屍於住宅二三樓,檢察官依照現場監視器影像,簽發拘票傳喚嫌疑人,至發稿前尚未到案說明。

報導旁嵌有小幅模糊不清的照片,應該是從監視器畫面剪裁下來的。我舉起報紙捧在眼前細細凝視,照片的場景是在挑高客廳旁的二樓走廊,也就是我和小萼脫困的那個地方,在畫面右側有一個男子持著長棍,剛好被監視器拍攝到長相。我愣了愣,又再度仔細看看那名男子模糊但特徵清楚容易辨識的五官,張口大駭:這人,不就是我嗎?

留下你的回應
請問 壹 加上 陸 的阿拉伯數字答案是多少?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