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2016 - 10

《氣》17 Takol | 分類: | 2016-10-01 22:26:17

小萼放下馬克杯,心事憧憧地沉著臉望向窗外,儘管那裡一片黝黑,什麼也看不見。我的心中充滿了疑問,但曉得以小萼的個性,如果她不願意說,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會說,只好耐心等待。過了幾分鐘,小萼嘆口氣回過臉來看著我,眼神裡保持一片清澈,但她的眼角不會說謊,我知道她有事情瞞著我,不願意讓我知道。

《氣》18 Takol | 分類: | 2016-10-02 10:50:20

小萼摀著嘴,眼睛瞪得老大,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芫兒躺在牆角,臉神安詳地好像只是睡著一樣,但是我心中知道她已經死了。王佑迦用力壓著腹部,滿頭大汗,手掌和腹部之間緩緩溢出鮮紅色的血液,他也快要死了。我上前兩步打算安撫小萼,小萼一掌把我推開,氣急敗壞地指著我,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害死了芫兒,害死了王佑迦。小萼哭著跑開,我待要追,回頭看看危殆的王佑迦,又看看小萼的背影,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氣》19 Takol | 分類: | 2016-10-03 21:33:15

手機拿起又放下,沒有行動網路的手機等於廢物,連想要打電話到公司請假也沒辦法。小萼到哪裡去了?我在房間內翻找,除了儲備用具之外,房間裡沒留下任何和小萼相關的物事。打開浴室門,很怕會看到血濺滿地的恐怖場景忽然暴露在眼前,幸好沒有如此誇張。馬桶,臉盆,恰如其分地擺在該擺的位置。

《氣》20 Takol | 分類: | 2016-10-04 22:19:08

轉過街角,小萼說前方再過一個路口就是殯儀館,一些家中有喪事的民眾陸續進出,兩個警察站在出入口指揮交通,吹著口哨催促駕駛人立刻將違規暫停車輛開走。一群看來很像流氓的壯漢擁著一位年紀很老的男人走出來。小萼停下腳步,低聲說:「他是法醫,看來屍體鑑定剛結束。」

《氣》21 Takol | 分類: | 2016-10-08 11:50:14

離開網路遊戲店後,走在馬路上,儘管我知道在這個港口城市裡不太可能會遇見熟人,但心中卻一直隱隱地覺得所有路人都在看我,懷疑我其實不是我。怎麼說呢?這種心理感覺很異樣,很怕面貌上的整容哪裡不對勁,一下子就會被某人看穿。

《氣》22 Takol | 分類: | 2016-10-09 15:54:07

在列車上小萼悄悄恢復了先前的身高和面貌,我勉強自己如常地和小萼說笑了兩句,她保持著冷冷的回應,我也就不堅持得到她的笑容。

《氣》23 Takol | 分類: | 2016-10-14 19:01:41

小萼微轉過臉低聲說:「趕緊走。」

《氣》24 Takol | 分類: | 2016-10-16 17:43:21

婦人優雅地走到沙發旁,小雪站起來讓座,婦人大方坐下,雍容華貴的模樣很像是歐洲中古世紀的貴族,不禁令我心生一種卑微低賤的感覺,自慚形穢,在她面前只能低著頭,絲毫不敢妄言。背後傳來一陣陣劇痛,想到自己這付窩囊的模樣,更是不敢直視她的雙眼,快速地運行了小周天三回,讓氣血稍稍通行,緩解痛楚。

《氣》25 Takol | 分類: | 2016-10-18 15:28:07

蹣跚地走到浴室打算上個廁所,來到房間門口處⋯⋯外面可能有人。我不太懂得為什麼自己會知道門外有人,但隱約之間有個印象,我所認識的人會從門外走進來。

《氣》26 Takol | 分類: | 2016-10-19 11:30:01

千尋師傅說:「我打幾個電話,小雪,帶他去吃點東西。」

《氣》27 Takol | 分類: | 2016-10-23 11:22:38

他⋯⋯王佑伽不是死了嗎?我滿頭問號,心中紛亂難定:若是王佑伽沒死,那麼芫兒是不是也還活著?千尋師傅為何來找王佑伽?小萼的失蹤和王佑伽有什麼關係?他不是小萼的爸爸嗎?

《氣》28 Takol | 分類: | 2016-10-30 12:19:34

千尋師傅冷哼了哼,揚聲說:「你進來吧。」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