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Takol Living Here

27歲創作專輯

完稿後序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4-12-28 15:59:00

其實,還有幾篇未全部完稿的極短篇在手上,偷懶了一下,不印了。

楔子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4-12-26 16:00:00

今年冬天,我準備步入二十七歲的生日。回首從國中以來的創作生涯,步步是血汗堆積而成,每一篇極短篇、樂章甚或武俠小說,都是在心情極度不穩的情況下完成。這本創作專集記錄了我二十七歲以前的作品,也是送給我自己二十七歲的生日禮物。

遊園金夢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3-03-06 16:00:00

那天,我坐在桌前低著頭寫稿,印尼煙的甜味令我舌尖一陣陣地麻酥。在伸懶腰之際,抬眼由後門陽台望出去,遠方粉藍色的晴空上方停著一朵烏雲。憑著高中上過的地球科學,我知道那種雲層叫堆積雲,通常在雲塊下方都是暴風雷電大作,驟雹斗雨四起。我也沒有多去注意那塊堆積雲,只是那塊雲層中央不尋常地特別黑沈,黑到在強烈刺目的太陽耀射下,也沒有一絲灰度。

控制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2-08-20 03:02:00

他緩緩閉上雙眼,伸指揉揉太陽穴。過度地使用意志力使得他有些兒頭疼。

存在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2-08-19 14:24:00

他靜靜地站在街頭的一角,冷冷地看著人群無言地在他跟前浮動來去,偶爾有一兩個人注意到他,好奇地瞥了他一眼,便不當一回事地繼續走過。

人的疑問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2-07-01 17:12:00

小王是我大學同學,記憶中的他自進了大學之後,就有些異於常人。那時無論男女同學都沈浸在聯考解放後的快感,和風花雪月的年輕情懷之中,唯有小王總是一個人抱著一些我見都沒見過的哲學書刊,戴著一付墨鏡,在禁煙的校園中無視眾人地叨著長壽躺在小劇場旁的草皮上。只因為我是小王的宿舍室友,所以在旁人的鄙夷聲中,仍和小王走的很近。還記得和他剛見面時,為了找話題搭訕,隨手從他書架上抽了一本書出來,翻了半晌,問他這是在講些什麼?他瞄了我一眼,只說:「你不懂的啦。」一直到畢業典禮完後,在打包行李之際,我問他退伍後要做些什麼,他搖搖頭,仍舊說著:「你不懂的啦。」

江湖再現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2-01-08 12:50:00

他緩緩抬起頭來,四下凜冽的北風掠起陣陣飛砂,刷過眼前。手中的長劍愈來愈沈重,看著倒在自己周傍的敵人屍體,死相不一,究竟為了什麼來追殺自己,他也搞不清楚。反正江湖就是這樣一回事,你不殺人,就有人來殺你,拼不完的惡鬥,由中獲取經驗,以便下回對陣時出劍更快,更有效的攻擊。如此不斷賣命地廝殺,只為了一個終極的目標--武林盟主。

心劍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1-09-02 16:00:00

他看著她摀住心口,臉上浮現出哀悽的笑容回望著他,緩緩倒向地上。一切像靜止一般,他呆呆地看著她臥下,看著她閉上雙眼,看著她死去。他握著兀自滴著她娟紅鮮血的劍的手一鬆,劍落在地上,他跪了下去,用雙手捧著她的臉,淚水一滴滴地濺在她安詳的臉上,他哭了。名震天下的第一劍客方柔竟然哭了,只因為死在他面前的這名女子,就是他最愛的妻子,與他出生入死,與他共度夕陽朝日,走過山川水秀的女人,他一輩子中最信任,最疼愛的女人。他號啕大哭,像個孩子似的趴在她的屍體旁,身後門戶洞開,一點防備也沒有,此時正是偷襲的最好時刻。屋梁上兩個全身夜行衣的刺客,一名年輕的向另一名年老的輕聲疑問道:「你為什麼不讓我動手,他此刻心神大亂,怎樣也想不到自己的妻子會是個刺客,這種機會這樣難得,怎麼還不下手?」

幻想症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1-08-27 16:00:00

打從我進來這兒第一天起,我就注意到他,一個蹲在牆角終日面壁的人,口中喃喃不知在唸些什麼,好似費盡思量也想不起來某件事情,拚命地抱著頭猛搖。有時見他閉著眼睛抬頭向天,有時見他忽然用力敲著自己的頭,看得我連頭都替他疼了,也不止下來。我想過去勸勸他,一旁有位老者攔住我,搖頭說:「沒有用的,我們勸過不知多少回了,他根本沒在聽嘛!」

擊潰 Takol | 分類:27歲創作專輯 | 1991-08-27 16:00:00

年輕剌客看著老剌客的背脊一起一伏,口中發出低喃的呻吟聲,看著老刺客身子底下的赤裸女體,覺得自己由丹田湧出一股難以自制的欲望。

1 / 3
最近發表的文章
最近的回應留言

Takol Living Here @ 2017